UberCEO:目前没有计划在全公司范围内裁员(uber ceo辞职 )

苹果id购买.png

本文目录一览:

Uber不到两周裁6700人,美国科技公司刷新裁员历史纪录

Uber快顶不住了!

最近,Uber再次宣布裁员3000人,关闭全球45个办公室,更做出了艰难决定:关掉Uber AI Labs(AI实验室)!

就在两周前,Uber刚刚裁员3700人,目的就是消减开支。至此,Uber在一个月内裁员超过了员工总数的四分之一!而关闭AI Labs,Uber同样是处于“省钱”的考虑。

但是,在Uber如此短时间内进行大规模裁员,非常罕见,令整个业界震惊不已!

断腕自保

新冠疫情给全球各行各业带来的巨大的冲击,尤其对于共享经济和出行方式等领域的影响可以用“灾难”来形容。

在封城、居家隔离、居家办公、旅行限制、社交隔离等措施的实施下,兼具共享经济和出行方式两大属性的Uber无疑是首当其冲。

据悉,今年4月的乘车出行量锐减了80%。尽管外卖业务Uber Eats在疫情期间同步增长50%,但Uber接近四分之三的营收都来自于出行业务,显然不足以抵消乘车出行业务大面积滑坡的影响。

Uber AI Labs成立于2016年,专注于改善从外卖派送路线规划到Uber自动驾驶 汽车 行驶方式的所有任务。该实验室主要成员来自一家被Uber收购的创业公司Geometric Intelligence,其主要开发语音和图像识别软件,且产品背后的算法需要的数据较少。

有评价说,舍弃AI Labs后,Uber在自动驾驶方面的研发能力将大打折扣,甚至影响到整个AI的研究。

从欧美国家目前抗击疫情的情况来看,仍然不可掉以轻心,防疫任重道远,所以为了自保Uber只能出此下策。

共享经济遭遇雪崩

在Uber大受打击的同时,Lyft、Airbnb(爱彼迎)、WeWork、等共享经济“难兄难弟”也损失惨重,不得已只得采取业务调整、消减成本、大幅裁员等无奈之举。

据了解,网约车平台Lyft今年第一季度亏损了近4亿美元,而更严重则在4月份,Lyft官方透露当月乘车数锐减了75%。

而民宿短租平台Airbnb这边,今年3月,Airbnb美国预定量锐减了80%,而中国的预订量比1月份同期下滑了96%。从预定量来看,原本一周就有50万个预定,而整个3月只有10万个。因此,据Airbnb预计今年营收可能不到去年的一半。

今年3月,共享办公空间WeWork裁员250人。尽管在过去六个月里WeWork已经裁掉了数千个职位,包括去年WeWork在试图上市失败后,裁掉的约2400名员工,但据悉该公司仍计划在5月底继续裁员。

此外, 汽车 分时租赁平台Zipcar(裁员100人)、共享电动滑板车公司Bird(裁员300人)、Lime(裁员84人)、在线 旅游 平台TripAdvisor(两次裁员1100人)、 旅游 搜索引擎Kayak(裁员400人)、在线 旅游 平台Expedia(2月就裁员3000人)、等共享经济和出行方式的企业也被迫大幅裁员或即将裁员。

如果说,美国三大共享经济巨头的遭遇只是受限于业务模式的话,那美国 科技 公司的一片哀嚎,恰恰证明了此次疫情的残酷。

一片哀嚎

自3月初以来,美国 科技 公司迎来多次大规模的裁员。据据硅谷裁员追踪网站Layoffs.fyi 4月的统计,就有200多家公司报告裁员逾1.8万人。

最近,从美国信息技术行业组织CompTI公布的数据来看,美国信息技术产业4月裁员达11.2万人,创造了新纪录,几乎抹去了相当于一年的就业人数增加量。

同时,美国劳工部也公布了美国4月份所有职业岗位的就业人数,减少了2050万人,失业率达到创纪录的14.7%.

即便连IBM也难逃厄运。有消息称,IBM将在美国至少五个州裁员,裁员人数或以千计。更有员工透露,受影响的员工人数可能有数千人。

此外,在裁员公司名单中不乏硅谷知名 科技 公司,例如团购网站Groupon(裁员2800人)、点评网站Yelp(裁员1000人、停薪1100人)、电子烟公司Juul(裁员900人)、地产网站Opendoor(裁员600人)、在线金融Lending Club(裁员460人)、机器自动化创业公司Automation Anywhere(裁员260人)、运动相机公司GoPro(裁员200人)、预定网站Booksy(裁员200人)、机器人披萨创业公司Zume(裁员200人)、家居设计网站Houzz(裁员155人)、通用旗下自动驾驶公司Cruise(裁员150人)、自动驾驶初创企业Zoox(裁员100人)、HR服务创业公司Zenefits(裁员87人)等等。

在裁员名单中,不仅包含估值数十亿甚至上百亿美元的上市公司和明星独角兽企业,更有大批初创企业。例如,在自动驾驶领域人气颇高的Cruise和Zoox都宣布裁员,在行业中引起不小的震动。另据Layoffs.fyi统计,从3月11日至今,共有4.2万名创业公司员工被裁下岗。

由此可见,用“一片哀鸿”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天差地别的处境

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美国 科技 公司的处境可谓天差地别。

这边在大裁员,另一边亚马逊、Facebook、苹果微软等 科技 巨头却在扩大招聘。据悉,亚马逊除了新招17.5万名物流和仓储员工之外,还打算新招20000个 科技 职位,主要是软件开发、解决方案架构师以及IT支持。

而Facebook则计划今年年底前在全球新招10000名员工,主要是在产品和工程部门。此外,苹果的硬件、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部门也仍然在招聘,同时微软的Azure部门也在继续扩张。硅谷云计算服务商ServiceNow近期甚至打算大举扩招1000人。

以亚马逊为例,2020年还未走过一半,其股价则已经增长28%。创始人贝索斯的个人财富在疫情期间增加了236亿美元,净资产增加了5%,个人总资产接近1500亿美元的水平。

这主要是因疫情影响而带动了云计算的发展以及在线应用需求的大幅增长。在 科技 巨头的求贤若渴下,面向云计算、人工智能等热门技术岗位立刻成为“香饽饽”。然而,云计算和人工智能厂商都不是泛泛之辈,只有巨头才能驾驭。

疫情是一道分水岭,也是试金石。

对于 科技 公司来说,疫情是对其整体实力、应变能力和抗风险能力的一次综合性考验。而对于共享经济和出行方式企业来说,只要挺过这场突如其来的疫情考验,势必获得极大的锻炼和成长,未来仍然一片光明。

同样,能熬过这场“暴风雪”的初创企业,今后还有什么可怕的呢?

优步裁员3000名员工,背后是何原因?

近日UberCEO:目前没有计划在全公司范围内裁员,优步公司表示:“UberCEO:目前没有计划在全公司范围内裁员我知道UberCEO:目前没有计划在全公司范围内裁员我必须做出艰难的决定,而不是因为我们是一家上市公司,保护或股价,或者取悦我们的董事会或投资者,” Uber首席执行官Dara Khosrowshahi今天在备忘录中写给员工,我必须做出这个决定,是因为我们作为世界城市必不可少的服务的未来,我们赖以生存的成千上万依赖我们的人和企业的存在。我们必须将自己确立为一个自我维持的企业,不再依赖新资本或投资者来保持增长,扩展和创新。”

根据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的文件,作为裁员的一部分,Uber预计将通过遣散费和其他福利向员工支付高达1.45亿美元,并为关闭办公室而支付高达8000万美元。

就在几周前,优步Uber裁员3700名员工,以节省约10亿美元的成本。自从COVID-19大流行以来,Uber裁员UberCEO:目前没有计划在全公司范围内裁员了约25%。

在冠状病毒中,乘车受到重创。该公司表示,更具体地说,乘车率下降了约80%。但是,送餐一直很热。在第一季度,Uber Eats的预订量实现了大幅增长,达到46.8亿美元,比一年前的同一季度增长了52%。

同时,根据《华尔街日报》和彭博社的报道,优步正在就收购GrubHub进行谈判,以加强其食品配送业务UberEats。《华尔街日报》称,Uber于今年早些时候首次与Grubhhub达成报价,但两家公司仍在谈判中。彭博社的 一份报告说,这笔交易可能会在本月的某个时候完成。Khosrowshahi。但是,今天的备忘录中没有提及这笔交易。

为了围绕其核心产品进行更多组织,Uber在推出不到一年后就关闭了孵化器。它还关闭了AI Labs,并为Uber Works寻找替代方案.Uber Works是Uber在10月推出的一项服务,旨在为员工提供轮班服务。

著名车联网黑客安全专家、东方联盟创始人郭盛华表示:“在这些裁员中没有受到影响的是司机,他们目前未被归类为雇员,而是独立的承包商。尽管如此,在冠状病毒大流行期间,许多失业人员仍在不断发出声音,要求更好的保护和利益。”?对于此事,你们怎么看?(欢迎转载分享)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

全球疫情下的优步该何去何从?

5月18日,Uber公司继上一轮的裁员计划后,再次裁员3000人,并表示将在全世界范围内关闭几十家办公室,以及多个附带项目,包括其孵化器、AI实验室和名为Uber Works的求职服务。

本月初,优步公司的客户服务负责人鲁芬·查韦洛女士,召开了一次视频会议,虽然只有3分钟的时间,但却让3500人瞬间丢掉了饭碗,成为了失业者。在会议中,查韦洛女士告诉员工们说:“没有人想要接到这样的电话,但今天将是您在优步工作的最后一天。”

很委婉,但也相当残酷,一个月内,优步的两轮裁员总数高达6700人,相当于员工总数的2%。更让人心灰意冷的是,Uber发言人还表示,我们有可能在未来继续裁员。

雪上加霜

可以很确切的说,优步的此番裁员,与当前全球严峻的疫情形势不无关系。UBER管理层曾在2020年2月财报发布会的电话会上称:“有望在今年年底首次实现季度盈利”,但恐怕他做梦也没想到疫情的全球蔓延,会为之带来如此深远的影响。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发布的实时统计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5月20日6时左右,全球累计确诊新冠肺炎病例4,881,619例,累计死亡322,457例。

全球新冠肺炎疫情持续蔓延并对全球经济造成冲击,各国逐渐推进重启,美国放松限制措施后,多个州上周新增病例现最大增幅。截至目前,美国累计确诊1524107例,累计死亡91661例。与前一日数据相比,美国新增确诊病例19721例,新增死亡病例1467例。

随着美国多州开始放松为遏制新冠病毒传播而在早前实施的限制措施,5个州的新冠肺炎新增病例在上周达到了疫情以来的最大增幅。尽管在美地区没有严格的限制措施,但足不出户的美国人仍然让网约车业务近乎停滞。

2020年3月,UBER便承认,疫情可能对公司业务构成重大风险。同月,为了减少冠状病毒的传播,UBER暂停在美国和加拿大提供拼车服务。随后,其“难兄难弟”LYFT来福网约车公司也宣布暂停北美地区的多人拼车服务。

根据IBM商业价值研究所今年4月对2.5万美国成年人的调查数据显示,其中超过一半的成年受访者都表示,在疫情过后,他们也将减少或完全停用叫车服务。这一调查的数据显示,一些城市4月的出行需求下降了80%。

UBER在美国的订单量也是大幅下降,CEO达拉·科斯罗萨西表示:“订单总量在一些疫情严峻的城市已经遭受了高达70%的损失。”

“我们正在考虑多种可能性,优化公司的每一项成本,包括可变成本和固定成本。我们希望变得高效,行动迅速,尽可能多地留住我们的优秀人才,并以尊严、支持和尊重对待每一个员工。”这位CEO在备忘录中承认了裁员计划的痛苦:“像这样的日子是残酷的。”

由于疫情对业务影响的不确定性,优步已经撤回了全年业绩目标,并搁置了在明年年底前实现首个经调整后盈利的承诺。

事实上,暂且抛去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的第一季度,优步已经连续亏损了7个季度,2018年优步亏损79亿美元,2019年净亏85亿美元。疫情的影响对优步来说,真的是雪上加霜。

孙正义的心头刺

持续亏损的优步让投资人孙正义焦虑不已,优步已经从曾经的心头肉成为了孙正义的心头刺。

就在一年前,孙正义放出豪言:今后每隔2到3年,就完成一期新的规模在千亿美元以上的基金募集。这位62岁的软银集团掌门人给这批基金起了一个响亮的名字--“愿景基金” ,计划中每一支千亿美元的规模,承载了他对未来科技生活的伟大构想。

今年4月份,愿景基金披露投资业绩巨亏170亿美元时,孙正义不得不承认:未来或许再也没有愿景基金了。

业绩显示,2019财年,软银旗下愿景基金及其他所管理基金的投资收益为1.3万亿日元,2020财年投资收益为-1.8万亿日元,业绩下滑238%。

从愿景基金所投项目的具体行业来看,孙正义将重金押注在交通、物流以及前沿科技相关领域,共33笔投资,总投资额高达439亿美元,占到全部投资额的近60%,然而这些板块也正是导致愿景基金巨亏的最主要原因。

从具体的投资项目盈亏来看,对Uber和WeWork这两家公司的投资损失,占到了全部投资损失的一半有余,其中愿景基金持有的Uber的股权价值已经减少了51.7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00亿。

一直以来,软银对于优步的发展可以说是“保驾护航”,优步能有如此大的精力和毅力持续不断地开拓新市场,甚至布局未来空中出行,软银的投资功不可没。

几年时间,软银前后向优步投资逾百亿美元,但是自从2019年5月优步IPO后,优步的市值和股价就在不断下跌,让孙正义头疼不已。

优步在IPO首日,股价就下挫5%,而如今优步的股价更是仅为27.99美元,较45美元的上市价相差甚远。孙正义期待的优步股票大涨特涨,没有发生。值得一提的是,高管和创始人们的减持也让孙正义心寒。

2020年5月19日,优步公告披露公司内部人交易情况,公司高管Ceremony Glen、Hazelbaker Jill、Krishnamurthy Nikki于2020年5月16日净卖出2006.00股。

去年年底,Uber优步创始人兼前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在持续、密集的多次减持后,已经将手中的公司股票抛售一空,总共套现超过2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75亿元),从此彻底离去。而另一位创始人加勒特·坎普(Garrett Camp)也抛售了大约2000万美元的股票。

孙正义也不得不承认:“我在投资的判断上出了问题,目前正在深刻地反省自己。”

优步的自救

与美国相比,随着中国对疫情的有效防控,国内网约车市场呈现快速反弹态势。据前瞻产业研究院发布的报告显示,相比去年同期,网约车市场已恢复至6成,且一线和超一线城市恢复较快,网约车仍是人们生活中不可或缺的出行工具之一。

上述报告还显示,用户规模方面,截至2020年3月,国内网约车用户规模达3.62亿,占网民整体的40.1%。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部分城市暂停了网约车运营服务。在疫区城市,公共交通工具停运,多家网约车平台组织司机为医生病患接送和特殊服务保障提供运力支持。中长期来看,网约车用户规模将恢复性增长。

没有社会环境背书,在美国生长的优步除了裁员断臂求生外,更多的只能依靠自己。

5月12日晚间,彭博报道称优步计划收购美国外卖平台GrubHub,消息传出后两家公司股价直线拉升,优步一度涨超7%,最终收涨约2%。而Grubhub则收涨29%。并且在大盘本周累计跌超2%的情况下,优步的股价仍保持稳定,当周跌幅不足1%。可以看出来资本市场十分看好这次的收购。

5月初,优步发布2020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显示,公司一季度营收35.4亿美元,亏损达到29亿美元(约合206亿元)。出乎意料的是,其外卖平台优步Eats的业务量却在疫情之下实现了逆势增长,营收为8.19亿美元,同比增长高达53%。

由于疫情导致传统叫车业务需求暴跌,Uber宣布将推出分别名为Uber Connect和Uber Direct的服务,都将专注于递送物品。曾经的外卖业务Uber Eats,也开始从单纯提供送餐,转向同时向消费者供应超市代购服务。

这些年来国内兴起的外卖配送服务,让国内外的很多企业也是非常眼红的,毕竟付出人力成本就能够拥有更多的用户增长,确实是可以接受。而我们都知道滴滴现如今也是推出了司机跑腿的业务,旨在为签约司机提供更多的额外营收,也能够进一步为滴滴笼络到更多的用户群体,优步目前同样也是在效仿滴滴的这一做法的。

为了给自己赢得更多的自救时间,优步现如今正在和各地的商业以及超市合作开发外送业务。现如今大部分民众都在家,自己隔离食品以及药品和清洁产品,确实是比较稀缺的,在西班牙优步将会为15个城市的居民提供相应的送货服务,而在法国,优步则直接和超市巨头家乐福达成了相应的配送协议,在印度优步也有着多家合作商。

现在国外超市的线上订单是在不断增长过程当中的,优步的这一措施能够解决配送员人力短缺的问题,同时也可以为优步赢得更多的营收,确实是一举两得。

曾经在中国市场溃败后,面对滴滴在全球化市场上的布局和攻势,优步网约车全球龙头老大的地位正在摇摇欲坠,此番疫情是否会成为压垮优步的最后一根稻草?

文/ALTTT

?

本文来源于汽车之家车家号作者,不代表汽车之家的观点立场。

半年内亏损6.5亿,国内首家盈利的网约车也“凉凉”,裁员3700人

如今, 社会 发展的节奏已经越来越快,市场上各行各业也都以看不见的速度不停地“新陈代谢”。有的行业在一段时间内发展迅速,搭上了势头变得越来越好,也有的行业一直“起不来”,更有的行业在如日中天的时候突然开始走起下坡路,而这里就有一家有名的网约车公司已经快“凉凉”了。

据了解,在去年,国内一些知名的行业发展的都不太景气,比如像之智能手机行业,许多家企业销量都出现下滑的现象,其中只有华为公司算是挺了过来,在这样的环境下还能逆势增长。而我们再来看看 汽车 行业也同是如此,事实上去年的 汽车 行业算是度过了一个“小寒冬”,整个国内市场都愈发低迷,而相关的,同样受影响的网约车行业也是出现这样的情况,营业上都遇到了相当大的困难。

网约车属于在近几年才开始兴起的行业,不得不说在一定程度上给大家带来了方便,还促进了相关产业的发展。但是说起网约车的颓势,似乎就是从全球最大的网约车平台Uber正式在美国上市开始的。

曾经,Uber这家网约车公司的整体估值与2018年底高达1200亿美元,可却没想到在2019年的5月上市后估值居然直接降到了800亿美元,比之前整整缩水了三分之一。直到目前,Uber的总市值已经是下降到了530亿,连原来的一般都没有达到。

而我们今天要说的是,受到这家最大的网约车公司贬值的影响,国内有一家原本已经实现盈利的网约车公司在去年也出现了很大的亏损,还裁掉了3700名员工,这家公司的名字就是神州优车。

当年由陆正耀创办的神州优车于2007年开始成立神州租车,而且发展迅速,在第二年就扩张到了全国20余个城市,如今已经成为全国规模最大的租车公司,拥有10万台的车辆,覆盖国内66个城市。

另外,旗下的神州专车仅推出一年就有超过40亿的融资,并在16年合并神州专车和神州租车组建了神州优车,随后更是在同年7月在新三板挂牌,成为国内第一家网约车企业。

然而,好景不长,在去年,随着整个行业的不景气,神州优车也不可避免的出现亏损,从18年的将近60亿的营收到后来6.5亿元的亏损,不得不通过裁减员工来降低成本,据了解去年神州优车的员工数量就从9533人降到了5767人。

其实不止神州优车,其他的网约车企业如滴滴出行也出现了109亿的亏损。那么关于网约车行业的不景气,你有什么见解呢?欢迎在评论区评论。

苹果id购买.png

上一篇:小火箭在线安装ios16(小火箭在线安装2022 )
下一篇:可实现自主降落,空中客车子公司UpNext正测试全新飞行员辅助系统DragonFly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