邬贺铨院士:数实融合是应对国际形势不确定性的战略选择

苹果id购买.png

本文目录一览:

数实融合是实现产业链现代化的必由之路 | 新京智库

那么,数实融合 前有哪些新趋势,为了更好使数字技术助 传统产业转型升级,需要在哪些 继续投 、 持?就此,新京报新京智库举行“实体经济与数字经济融合”研讨会,邀请多位知名专家学者与会探讨。

数字企业找准自己的定位很关键

国家标准化专家委员会主任、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表示,在实体企业数字化转型上,互联网企业以及数字化经济企业、数字技术企业,将会起到重要作用。但需要注意的是,数字企业还得找准自己的定位,实体经济企业是主体,数字经济企业如何能够更好与实体经济企业合作,这是企业数字化转型能否成功的一个关键点。

在邬贺铨看来,数字企业与实体企业需要找到“共同语言”,不能你谈你的,我谈我的。

数字企业和实体企业间如何能找到“共同语言”,全国政协委员、中共中央党校马克思主义学院院长张占斌认为,从现在的发展趋势上看,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结合正在加快,甚至正在形成新的突破。数字技术企业的积极性很高,实体经济企业积极性也在提高,关键是双方要加强沟通、加强协作,找到合适的应用场景,然后带动双方更深度的协作和发展。

在中国人民大学经济学院教授聂辉华看来,推动实体经济和数字经济的融合,可以从多个方面入手。政府要大力推动,因为在数字化转型过程中,包括中国数字经济的发展,一定程度上也得益于政府提供了比较宽松的环境。

中国科学院 科技 战略研究院产业 科技 创新研究中心执行主任余江也表示,现在整个数字化技术、数字技术体系跟十几年前相比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了。实体经济中,除了龙头企业在积极地做数字化生态 探索 ,互联网 科技 企业也在把扩大数字化生态来作为数实融合的抓手,这个形势是十几年前所没有出现的。

在中国社科院 财经 战略研究院互联网研究室主任李勇坚看来,增强企业数字化也好,数实融合也好,未来的发展方向必然是大家共同的耦合、共同进步、共同提升效率,这样才能够进一步把数字化生产力的潜力发挥出来。

生产各环节需整合到共同的网络化链条里

邬贺铨表示,经过几年的 探索 ,发现数字企业要进入到实体经济企业里,门槛相对还是比较高,没有想象那么容易。尤其是习惯了消费互联网的企业,遇到了实体经济企业,不是简单的一个数字化解决方案就能通用,因为实体经济企业往往具有个性化特征。

张占斌认为,跟国外大的互联网巨头比,我国有些产融结合企业离世界级的标准还有差距,打造一批世界级的数字产业集群显得尤为重要。只有数字经济龙头企业发展起来,着力打造数字的产业集群,才有可能带动中小企业发展,也才有可能培育一批专精特新的制造业企业、单项冠军企业。

对于中小企业如何进行数字化转型,聂辉华表示,中小企业要实现数字化,一是通过平台赋能,二是进入一些数字化园区。这就需要地方政府做一些基础工作,这样企业进来之后,很快可以接入系统,但是这样也不能完全解决很多中小企业的个性化需求问题。

除了中小企业个性化问题,余江也认为,在很多重要工业领域的操作系统上,中国跟发达国家的差距还很大。这些重要的工业操作系统都被一些国外的公司垄断,包括一些重要领域上的操作系统,以及一些关键的工业软件。

企业数字化转型、实体经济数实融合的核心问题在哪里?李勇坚认为,数字化转型需要将企业的从研发设计到企业的加工制造、营销服务等环节都数据化,然后整合到一个共同的网络化信息平台或者一个网络化的信息链条里面,这样耦合效率更高,互动的频率更高,可共同提升整个产业链的效率。

在这个方面,广州有一家叫智衣链的服装厂就做得很好。服装厂的背后,有30多家的供应商、代工厂,供应布料、扣子、拉链等等。过去主要是通过电话与个人微信等方式沟通,效率低下,现在通过企业微信的“上下游”连接功能,智衣链把30多家供应商,从定布料,到裁床,到车缝,再到质检,入库与发货等各个环节的信息流和业务流都进行了打通,这些环节的所有数据,都会同步到企业微信工作台的一个应用上。

数实融合是实现产业链现代化的必由之路

邬贺铨表示,在数字化转型方面,实际上不仅仅是传统产业的升级改造,数字化与实体经济的融合还会诞生出新的产业、新的模式。首先体现在产品上的数字化跟实体技术的融合,比如现在的智能网联车,其实际上在 汽车 上增加了很多车联网的新技术。

张占斌认为,政府要为整个数实融合创造优质的环境。包括支持一些具备强大数字技术能力的新兴实体企业来发展成标杆企业,推广一些典型的应用场景,发挥这些实体企业在产业链、供应链升级中对中小企业的带动作用。各个省份也可以遴选一批创新型企业,培育一些数字经济领域的独角兽企业,然后给予适当的支持。

在余江看来,数实融合是未来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的必由之路,也是应对外部环境很多不确定挑战的必由之路。应该鼓励企业创新主体跟国家长远战略需求同频共振,让企业能够真正愿意沉下心来长期做数实融合,让各个企业都能在这个过程中得到真正的价值收获。

“这些东西从经济学上说可能是属于公共产品,那谁来提供?提供以后谁来维护?谁来改进?” 李勇坚认为这些问题都是需要面对的基本问题。

编辑 | 柯锐

校对 | 李立军

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一个文献综述

摘   要

继农业经济和工业经济之后,经济体正处于一个更先进更高级的经济阶段——数字经济。通过数字、信息技术与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传统产业正不断向数字化、智能化水平发展。因此本文对国内外相关文献进行梳理总结,为深入研究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的发展提供理论参考。

关键词: 数字经济;实体经济;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产业转型升级

一、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涵义

(一)数字经济的涵义

什么是数字经济?最早提出“数字经济”概念的是DonTapscott,DonTapscott(1996)在《数字经济:网络智能时代的希望和危险》中指出,数字经济是“利用比特而非原子”的经济。[1]随着数字技术的日新月异,数字经济涉及的范围越来越广,各国对数字经济的理解及发展重点也大相径庭。

在中国,一般以2016年杭州峰会《G20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的表述为准,提出“数字经济是指以使用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现代信息网络作为重要载体、以信息通信技术的有效使用作为效率提升和经济结构优化的重要推动力的一系列经济活动”。[2]同中国一样,韩国和俄罗斯也认为数字经济是一种经济活动,但是韩国对其的定义更为广泛,认为“数字经济是基于互联网在内的所有信息通讯产业为基础的所有经济活动”;俄罗斯认为这种经济活动是用来保障国家利益的。[3]反观美国、法国,对数字经济的理解是基于数字经济的测算,美国对于数字经济的测算包括电子商务和数字服务两部分[4],法国则是从行业的角度来进行测算的。英国研究委员会(2010)对数字经济的理解着眼于产出角度,认为其是通过人、过程和技术发生复杂关系而创造社会经济效益。[5]澳大利亚则认为数字经济是一种通过互联网、移动电话和传感器网络等信息和通讯技术,实现经济和社会的全球性网络化的社会进程。[6]

(二)实体经济的涵义

次贷危机之后,各业界频繁使用“实体经济”,美联储从行业市场区分的角度将实体经济定义为除去房地产市场和金融市场之外的部分。刘骏民(2003)却不主张这种做法,他认为实体经济是以成本和技术支撑的价格体系。[7]而成思危(2003)从物质生产角度对实体经济进行定义,他认为实体经济就是与具体的产品生产及为增加产品价值的经济活动。[8]

但对于服务业是否属于实体经济,学者们的争议不断。金碚(2012)认为实体经济应该包括一、二、三产业中直接服务业和工业化服务业[9],所以金碚认为部分服务业也隶属于实体经济。同时,金融时报词典(Financial Times Lexicon)和经济术语(Economic Glossary)中都认为实体经济是一种可以通过使用各种资源生产商品和服务一满足人们的生活需求的经济活动。吴秀生和林左鸣(2006)对此持相反的意见,他们认为实体经济仅仅包括物质生产活动,[10]服务业不属于实体经济,应隶属于广义虚拟经济。刘晓欣(2011)则根据马克思的“物质生产与非物质生产分类”来定义实体经济,她认为狭义的实体经济包括工业、农业、建筑业和商业以及相关的物质生产但不包括服务业,但广义的实体经济包括第一、二产业,还有部分第三产业,如虚拟经济、高端服务业。[11]

二、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的基本理论

(一)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的内涵

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是近几年才提出来,因此学者们对这个概念研究的不多,同时融合涉及不同方面、层次、内容,是一个极为抽象、宽泛的概念。其中于乐和潘新兴(2012)认为:狭义的是指数字信息技术与工业、农业、建筑业和商业以及相关的物质生产相结合的过程;广义的是指工业化的社会进程和数字化的社会进程相结合的进程。[12]

(二)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互动关系

1、实体经济是数字经济的基础

学界对于数字经济是融入而不是取代实体经济这一观点达成共识。十九大报告指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把发展经济的着力点放在实体经济上”,这无疑奠定了实体经济的基础性地位,我国全面小康的目标不能片面的强调数字化,而应从整体全面的角度出发,将数字经济融入农业、工业、服务业,整体推进我国工业化、现代化目标的实现。(于乐,潘新兴,2012)离开了实体经济,数字经济就会成为无本之木,无源之水,数字化和工业化是经济发展的两面,两者缺一不可。

国内学者普遍认为数字经济是融合性经济。闫德利(2018)认为,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的产物就是“数字化的实体经济”,它是数字经济主要的组成部分,其主体属于实体经济[13];邬贺铨(2016)基于数字经济就是数字化的工业经济、数字化的农业经济的理解,认为数字经济就是实体经济[14]。马云(2018)也指出数字经济本身就是实体经济,它们既非各自独立存在,更非相互对立地存在,因为只有拥抱了数字技术的实体经济,包括制造业、服务业、流通业,才是真正健康、有前景的实体经济。

2、数字经济是实体经济的动力源泉

国内外学者对数字经济的认识基本呈一致观点,他们认为数字经济能够驱动实体经济发展,是实体经济的动力与源泉。其中Brookes, Martin和Zaki Wahhaj(2000)通过观测电子商务对日本和美国宏观经济的影响,认为电子商务作为信息技术应用的典范,将成为经济增长的新生力量。[15]另外,Georgion(2009)测算电子商务对英国、德国等13个西欧国家经济的影响,结果发现电子商务通过提升公司市场表现进一步促进经济增长。[16]

王亚男(2011)基于中国制造业的发展现状,结合制造业的优势和不足,提出了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不仅能改变制造业原有的增长模式提升制造业的竞争力,更能通过发展生产性服务业寻找制造业新的增长点。[17]刘吉超和庞洋(2013)认为基于信息技术的制造数字化革命和分布式能源互联网的普及应用,将带来分布式、社会化、网络化的大规模定制的生产方式,形成分散、开放、合作的社会商业架构和商业模式,以信息化改造生产制造和经营管理全流程、通过服务化将经营重心向产业价值链的两端延伸、推动制造业向绿色化方向发展,是制造业提升竞争力的主要路径。[18]马化腾(2017)认为,“互联网+”是数字经济发展的手段,目前“互联网+”带来的各行业的改变只是开始,但在不久的将来,数字经济的发展将会重塑各个行业的核心竞争力。[19]陈养才(2018)发现煤炭行业在两化融合的推动下,转型升级效果显著,具体体现在产业结构发生调整、产业技术得到升级、实现产业化发展、煤炭清洁高效利用水平提高,煤炭绿色发展落到实处以及煤机装备制造水平提升。[20]

三、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的国内外研究综述

(一)国外研究进展

由于西方发达国家是在工业化进程完成之后才开始信息化发展,所以国外学者直接探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融合问题比较少,多数是研究信息技术与产业转型、企业发展之间的关联。KevinM.Stolarick(1999)认为将信息技术嫁接到传统产业、产品和工艺方面,会提高相关企业的生产率。正如Salvador和Ikeda所说,互联网可以通过信息透明化释放巨大的价值,大数据时代会产生新的产业形态和组织间管理规则。

然而,Michael等(2001)认为,信息化技术的应用并不一定能够直接增强制造业企业的竞争优势,对竞争优势的潜在贡献则是通过其对独特组织能力的开发和利用的影响。[21]

Anna Giunta和Francesco Trivieri(2007)通过对约1.7万家公司进行了抽样调查,并使用IT采用指数作为因变量,对这些公司进行了有序的probit分析,研究结果显示,企业规模、地理位置、员工的职能构成、研发活动、分包、出口和企业之间的合作都是意大利中小型制造企业采用信息技术的重要决定因素。[22]。

Moosa(2011)通过研究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和制造业企业之间的关系,发现融合中的企业能够利用信息化网络来构建拓展生产模式,从而实现网络化、集约化制造,能够显著提升制造业和客户之间的联系,进而利用更加人性化的生产组织来降低经营风险。[23]

Concetta Castiglione(2012)使用translog和Cobb-Douglas生产函数来估计1995年至2003年期间意大利制造公司的信息通讯技术(ICT)对技术效率(TE)的影响,结果信息通讯技术(ICT)投资对企业的技术效率(TE)有显著的正向影响。[24]

(二)国内研究进展

国内学者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的实证研究主要是对企业效益或产业转型升级的影响上进行研究。实证研究结果均表明,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会促进产业结构转型升级,对企业效益具有显著的促进作用。同时由于各地区融合水平各有差异,导致融合对产业结构升级的作用效果存在较大差异。

何帆和刘红霞(2019)利用A股2012~2017年数据考察实体企业数字化变革的业绩提升效应,实证结果显示数字化变革显著提升了实体企业经济效益,而且发现通过数字技术的应用降低成本费用、提高资产使用效率以及增强创新能力,可以有效实现企业数字化变革的经济效益提升。[25]李晓钟和黄蓉(2018)为研究分析了实体经济(纺织产业)与数字经济(电子信息产业)融合发展及其驱动纺织产业竞争力提升的机理,基于产业融合理论,通过构建两大产业融合评价模型,实证结果显示数字经济发展程度与两大产业耦合协调度和产业融合水平呈正相关,同时发现数字经济发展水平对纺织产业创新能力、出口规模及出口质量等起到显著的促进作用。[26]杨德明和刘泳文(2018)为探讨“互联网+”对传统企业业绩的影响,采用2013—2015年中国上市公司相关数据,并构建反映传统企业实施“互联网+”的指标,实证研究发现传统企业与互联网的融合显著提升了公司业绩[27]。倪萍(2013)基于重庆市数据对高新技术产业与现代服务业的关联性分析,结果表明,促进高新技术产业发展,推动信息化建设,会显著加快重庆市服务业的发展和产业结构转型,且后续作用会互相产生积极发展的影响,[28]

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提出之前,被称作两化融合,即信息化与工业化融合。由于两化融合提出较早,国内学者对其研究较为丰富。主要研究工业化和信息化融合水平对制造业产业结构升级的影响效果、作用机理与区域差异。

张亚斌等(2014)利用协调发展系数法和SBM-Luenberger指数法分别测度了区域两化融合质量和工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实证结果表明,重化工业化趋势不利于工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的改善,而区域两化融合质量的提升可以有效改善,提高区域工业环境质量绩效,进而促使工业向绿色发展转型。[29]谷唐敏(2016)通过对全样本面板数据的固定效应模型和随机效应模型采用系统广义矩估计进行回归分析我国30个省市2010-2014年考察两化融合对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发展的影响效果与区域差异。结果显示:两化融合影响制造业转型升级呈现显著区域差异性,其中东部地区的影响程度最大,但东、中两部地区的促进作用却逐步减弱。[30]焦勇和杨蕙馨(2017)研究表明,两化融合耦合程度和增值能力、政府干预显著促进产业结构向合理化与高级化发展,同时发现不同区域融合对产业结构高级化具有显著的异质性影响,而对产业结构合理化呈现出正向影响。[31]刘桂林(2017)以基础环境、工业应用和应用效益三个测度两化融合水平的分指标探讨了两化融合对我国产业结构升级的影响和作用机理。研究表明,基础环境和应用效益对产业结构合理化的影响相对显著,其作用机理主要是通过提升应用效益推动产业结构高级化。[32]马欢欢(2018)分析了工业化和信息化融合水平对制造业产业结构升级的作用机理,结果表明,两化融合水平对制造业产业结构升级有着显著的正向效果,且作用最强;且不同区域的工业化和信息化融合水平不同,其作用也存在明显的差异,对东部地区具有促进作用,而对中西部地区起到一定的抑制作用。[33]

四、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中面临的主要问题

我国数字经济发展仍处于初级阶段,在网络信息技术与实体经济融合的过程中,同样会出现诸多问题。而我们只有充分了解认识融合发展中问题,并及时解决,才能够持续推进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健康发展。

(一)产业结构发展失衡

网络信息技术与实体经济加速融合应用,促进了一二三产业转型升级,但发现存在三次产业数字经济发展不均衡问题,第三产业数字经济发展远超一、二产业;而且,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数字经济发展极不不均衡;同时,数字经济生产领域技术、资源投入不如消费领域多,在创新、设计、生产制造等核心环节变革上远低于发达国家。(鲁春从,孙克,2017[34];孙克,2017[35])

(二)传统产业转型压力大

数字时代的到来,给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提供了很好的契机,但是由于许多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的实力普遍不足,存在着资金、技术和融合性人才缺乏,而导致缺乏创新,数字技术运用水平低下,以及涉及数字技术的领域其从投入应用到产生收益周期较长,亟需完善传统产业软硬件的基础发展。(严震,2018[36];康伟,姜宝,2018[37];方晓红,2019)同时,由于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加速融合,使得实体经济逐渐出现企业退出、不良资产积累等问题,对实体经济造成不小的冲击,反过来因为融合后主体、行为、环节更为复杂,联系更为紧密,从而导致无论哪个环节出现问题便极可能波及整个经济。(孙克,2017)

(三)新旧动能转换支撑不足

数字经济驱动传统产业转型升级,但多数传统产业存在着高转换成本、搞试错成本和风险、大信息化投入、强资产专用性、长投资周期、等运用数字信息技术的动力不足问题;传统产业存在着较强的固化思维,使得数字信息技术子在实体经济中应用难度大,并且由于新兴产业刚进入,行业标准不够完善甚至缺乏,严重制约了企业前进的脚步;由于传统企业内部大多信息化基础较差,应用数字技术的能力不足,使得企业内部基础无法与外部服务体系相协调。(方晓红,2019)同时,由于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会使得企业原因的生产方式、生产模式发展变革,会对传统产业相关部门造成不小的冲击,因此这些组织部门需要进行调整以适应变化,但据研究表明,这个适应性调整的时间,即从数字信息技术投入到产生收益所需时间为3-10年。(孙克,2017)

(四)高层次人才缺乏

数字经济产业在我国属于战略性新兴产业,精通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专业知识的人才本来就缺乏,而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便要求复合型人才,这远不能满足融合发展的现实需求。特别地,对于依稀中小制造企业来说,由于缺乏高素质复合型人才,无法实现互联网等数字技术与生产制造产业完美的进行融合,从而严重制约了其发展。(方晓红,2019)同时,普通高校培养方向重理论、轻实操,课程设置跟不上企业实际需求。(康伟,姜宝,2018)

(五)自主创新能力差

近年来,虽然我国数字经济发展迅猛,但是,从技术方面来看,我国数字经济只是在电子商务、移动支付、共享经济等应用领域的技术创新能力较强,而在生产领域的核心技术创新能力仍然较弱。(方晓红,2019)从制造业的技术创新能力来看,我国的技术创新力水平低下,其中关键技术、核心技术主要来源于国外。从目前来看,我国本土制造业企业并没有没有形成技术扩散后的吸收和自主创新的良性循环,反而大多数企业基于眼前的利益,往往在引进核心技术后便进行模仿,以至于制造业产品仍处于产业链低端的状态。(王亚男,2011)

五、总结性评述

(一)评述

综上所述,学者对于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的研究,对我国传统产业的转型升级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可以发现西方学者直接研究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影响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文章较少,大多是研究信息技术与企业发展之间的关系;国内学者对两化融合研究相对较为丰富,然而对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的实证研究仍旧太少。但实证分析侧重于研究对产业结构升级的影响,即基于整个国家或区域的视角研究产业间的转型升级,没有具体到某个省市、某个产业内的转型升级。由于我国各省份产业发展状况存在明显的地域差异,各地区的主导产业不同,研究产业结构升级对具体产业的发展不具有针对性,相关建议适用性不强。

从目前文献来看,对于数字经济的研究大多基于“数字”或信息技术视角,从经济视角的较少,并且由于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是2016年才提出来的,因此这方面的研究咨询机构、互联网企业等相比学者来说进行了较多的研究,其中具体的细分领域入手进行的实证和案例研究较多,系统性的理论分析较少。

(二)展望

数字经济发展历史并不长,且仍处于初级阶段,未来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容融合发展还有很大的研究空间,需要加强相关理论与实证的研究。理论方面,今后的研究应该更加注重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的本质与内涵,来挖掘数字经济的价值对传统产业的作用机理,为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指出明确的道路;实证方面,今后的研究可以具体到省市的具体产业为研究对象,分析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水平对产业结构转型升级的具体作用,以弥补目前研究领域的空白。

同时,现今的研究对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测定的研究相对较为丰富,但是缺乏系统的关于数字经济与数字经济融合测度的指标,因此今后应注重融合的测度及评价。因为科学系统的评价体系是推动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发展的必要条件,不仅可以准确把握数字经济的特点,还充分考虑到实体经济的结构特征。此外,评价指标体系的构建正是为了反映两者融合的成熟度,从而可以指标帮助企业及政府有效找出融合过程中存在的问题。因此,评价指标体系的构建是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今后研究中的一大重点,应该分别构建一套完备、系统、权威的总体评价指标模型和反映区域、各行业的评价指标模型。

参考文献:

[1] Don Tapscott. The digital economy:Promise and perilin the age of network and intelligence. Vol.1.NewYork:McGraw-Hill,1996.

[2] Предложения Экспертногосоветапри Правительстве Российской Федерациипоразра боткепрограммы《Цифроваяэкономика》.23января 2017г.Цит.поэл.версии .(2017.2.27).

[3] ErichH.Strassner,BEA Advisory Committee.Measuring the Digital Economy[EB/OL].  .

[4] UKGovernment,Digital economy act2010[EB/OL].  .

[5] Australian Government.National digitale conomy strategy[EB/OL].   economy strategy.

[6] Brookes,Martin,Zaki Wahhaj. The Shocking Economic Effect of B2B[M]. Goldman,Sachs Co. Global Econimics,Februrary 3.2000.

[7] Georgiou,M.N. E-Commerce has a Postive Impact on Economic Growth: A Panel Data Analysis fou Western Europe [R].2009.

[8] Haltiwanger J, Jarmin R S.Measuring the Digital Economy[J].E.byrnjolfssonB.kahin Understanding the Digital,2000.

[9] Bo C.The Digital Economy:what is new and what is not[J].Structural ChangeEconomic Dynamics,2004,15(3):245-264.

[10] Michael J Zhang, Augustine A Lado. Information systems and competitive advantage:a competency -based view[J]. Technovation,2001,21(3).

[11] Anna Giunta, Francesco Trivieri. Understanding the determinants of information technology adoption: evidence from Italian manufacturing firms[J]. Applied Economics,2007,39(10).

[12] Imad Moosa. On the U.S.-Chinese trade dispute[J] Journal of Post Keynesian Economics, 2011,34(1).

[13] Concetta Castiglione.Technical efficiency and ICT investment in Italian manufacturing firms[J]. Applied Economics,2012,44(14).

[14] 引用自《二十国集团数字经济发展与合作倡议》

[15] 刘骏民. 虚拟经济的理论框架及其命题[J]. 南开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3(2):34-40.

[16] 成思危. 虚拟经济探微[J]. 南开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3(2):23-28.

[17] 金碚. 全球竞争新格局与中国产业发展趋势[J].中国工业经济,2012(5):5-17.

[18] 吴秀生,林左鸣. 以广义虚拟经济的视角定位“新”经济[J]. 经济体制改革,2006(2):12-16.

[19] 刘晓欣.个别风险系统化与金融危机——来自虚拟经济学的解释[J]. 政治经济学评论,2011(4):005.

[20] 于乐,潘新兴. “两化融合”相关问题研究综述[J]. 价值工程,2012,31(14):148-150.

[21] 闫德利. 数字经济是融合性经济,其主体属于实体经济[J]. 中国信息化,2018(06):99-100.

[22] 邬贺铨. 邬贺铨:数字经济就是实体经济[J]. 南方企业家,2016(12):18.

[23] 王亚男. 两化融合中我国制造业的机遇、挑战与发展[J]. 北京邮电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1,13(02):75-82.

[24] 刘吉超,庞洋. 两化融合背景下制造业竞争力的提升路径[J]. 未来与发展,2013, 36(11):69-73.

[25] 马化腾. 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的分野终将消失[J]. 中国经济周刊,2017(18):82-83.

[26] 陈养才. 深入推进两化融合促进煤炭工业转型升级[J]. 中国煤炭工业,2018(06):8-12.

[27] 何帆,刘红霞. 数字经济视角下实体企业数字化变革的业绩提升效应评估[J]. 改革,2019(04):137-148.

[28] 李晓钟,黄蓉. 工业4.0背景下我国纺织产业竞争力提升研究——基于纺织产业与电子信息产业融合视角[J].中国软科学,2018(2):21-31.

[29] 杨德明,刘泳文. “互联网+”为什么加出了业绩[J]. 中国工业经济,2018(05):80-98.

[30] 倪萍. 两化融合对现代服务业影响的统计研究[D]. 重庆工商大学,2013.

[31] 沈裕谋,张亚斌. 两化融合对中国工业绿色全要素生产率的影响研究[J]. 湖南科技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17(03):70-77.

[32] 谷唐敏. 两化融合对我国制造业转型升级的影响与区域差异[D]. 江西财经大学,2016.

[33] 焦勇,杨蕙馨. 政府干预、两化融合与产业结构变迁——基于2003-2014年省际面板数据的分析[J]. 经济管理,2017,39(06):6-19.

[34] 刘桂林. 信息化和工业化融合能否推动产业结构升级?——基于中国省际面板数据的经验分析[J]. 现代管理科学,2017(10):48-50.

[35] 马欢欢. 工业化和信息化融合水平对制造业产业结构升级的影响[D]. 上海师范大学,2018.

[36] 鲁春丛,孙克. 繁荣数字经济的思考[J]. 中国信息界,2017(02):32-35.

[37] 孙克. 促进数字经济加快成长促进数字经济加快成长:变革、问题与建议[J]. 世界电信,2017(03):31-36.

[38] 严震. 四川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问题初探[J]. 四川省情,2018(09):3-64.

[39] 董浩,韩文泉. 山东省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融合发展研究[J]. 山东纺织经济,2019(03):5-7.

[40] 卢永真,杜天佳,王佳佳,袁雪. 实体与数字经济融合助推高质量发展[J]. 国家电网,2019(02):24-25.

[41] 张丽哲. 数字经济与实体经济评价的差异分析[J]. 改革与开放,2018(24):37-39.

[42] 严震. 四川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问题初探[J]. 四川省情,2018(09):63-64.

[43] 倪晓炜,张海峰. 中国数字经济发展路径[J]. 中国电信业,2018(08):75-77.

[44] 周士跃. 科技创新与经济发展融合问题研究综述[J]. 中共乐山市委党校学报,2018,20(03):72-75.

[45] 杨德明,刘泳文. “互联网+”为什么加出了业绩[J]. 中国工业经济,2018(05):80-98.

[46] 王春晖. 实体经济与数字经济融合构建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基石[J]. 通信世界,2017(33):9.

[47] 许旭. 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新动向、新模式与新路径[J]. 中国经贸导刊(理论版),2017(29):49-51.

[48] 司晓,孟昭莉,王花蕾,闫德利. 数字经济:内涵、发展与挑战[J].互联网天地,2017(03):23-28.

[49] 陈畴镛. 把握数字经济机遇培育发展新动能的建议[J]. 决策咨询,2017(01):11-12.

[50] 康伟,姜宝.数字经济的内涵、挑战及对策分析[J].电子科技大学学报(社科版),2018,20(05):12-18.

文章写于2019年6月,仅供参考!

中关村发布数字经济健康公约和引领路线发展图

12月11日下午,2020中关村大数据日暨数字经济融合创新发展论在中关村软件园国际会议中心、中关村软件园智播厅平台和新浪“一直播”平台联合举行。论坛聚焦全球数字经济发展格局变化和我国开源生态体系构建,以“开源共享 生态赋能”为主题,紧抓“科创中国”开源试点契机,充分发挥中关村示范区在深化创新驱动、推动高质量发展中的引领带动作用,打造科教新区、创新社区、产业园区“三区联动”的开源创新基地,进一步促进 科技 与经济的深度融合。

本届大数据日活动由中关村 科技 园区管理委员会、中国科协科学技术传播中心和中关村发展集团主办,中关村科学城管委会和北京市科学技术协会联合主办,中关村软件园和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承办,北京服务外包企业协会和北京大数据研究院协办,中关村软件园总经理张金辉现场主持。

当前数字经济已然成为经济增长的强力引擎,而“数据”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基础要素。今年出台的《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首次将数据与土地、劳动力、资本、技术并列为生产要素。中关村对“数据”的重视由来已久,并于2012年首次设立“中关村大数据日”,对推动中关村大数据及数字经济相关产业发展和生态构建,发挥了积极的促进作用。

(刘航 中关村管委会二级巡视员)

中国科协科学技术传播中心副主任陈锐表示:推动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同各相关产业的深度融合,推动先进制造业集群发展,发展数字经济,推进数字产业化和产业数字化,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的深度融合,打造具有国际竞争力的数字产业集群,是当前的发展所需。中国科协高度重视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的融合发展,持续推动数字经济和实体经济融合发展,积极建设开源共享的绿色发展平台。今年2月份以来组织实施了2020服务经济 社会 发展融合行动计划,打造“科创中国”全新品牌。把创新要素引向国内,引向基层,引向企业,帮助各区域、各行业、各地方提升产业竞争力和技术创新力,拓展高质量发展新空间。中国科协科学技术传播中心将全力推动打造国内外先进前沿技术成果展示中心, 科技 成果发布交易中心,国际高端学术交流中心,以及国际 科技 组织总部基地,搭建 科技 与经济深度融通发展的协同创新服务体系。

(陈锐 中国科协科学技术传播中心副主任)

数字经济发展的核心要素究竟有哪些?数据?技术?还是人才?资本?中国经济数字化转型的逻辑又是什么?论坛专家分享环节,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和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陈煜波分别作了主题报告,深度解析数字经济发展。

(中国工程院院士邬贺铨作主题报告《数字经济竞争要素》)

(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党委书记兼副院长陈煜波作主题报告《数字经济与中国经济数字化转型的逻辑》)

在主旨演讲环节,中关村发展集团总经理、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理事长宣鸿,开源中国COO徐勇,平凯星辰合伙人余梦杰,翼方健数首席科学家、IEEE FELLOW张霖涛等业界大咖及业内知名企业代表,分享真知灼见,共同探讨开源共享的数字技术生态建设。

(中关村发展集团总经理、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理事长宣鸿进行主题分享:《中关村发展集团数字生态战略》)

(开源中国COO徐勇进行主题分享:《开源当自强》)

(平凯星辰合伙人余梦杰进行主题分享:《开源-基础软件可持续发展之路;TiDB开源实践及思考》)

(翼方健数首席科学家、IEEE FELLOW张霖涛进行主题分享:《隐私安全计算下数据和计算的互联互通思考》)

中关村是中国数字经济创新发展的引领者,培育了一代又一代大信息产业的领军企业,在论坛成果发布环节,中关村管委会产业处处长张宇蕾正式发布“中关村数字经济经引领发展路线图”。

“中关村数字经济引领发展路线图”是进一步发挥中关村示范区在深化创新驱动、促进高质量发展中的引领带动作用,加快培育壮大新业态新模式,推动数字经济创新策源和示范引领的具体行动指南。

张宇蕾指出,中关村下一步的数字经济引领发展路线,目标是实现“六个引领”,力争到十四五末,中关村产值规模实现六万亿,比今年翻一番:一是希望在技术上突破一百项关键核心技术和融合应用的创新技术;二是在领军型企业上大力培育十家平台型领军企业;三是在应用创新和新业态培养上,要推出工业互联网、协同办公、新零售、智慧教育、互联网医疗、金融 科技 、数字文旅、智慧生活、智慧交通、智慧农业等十大新业态;四是在智慧城市、智慧园区、智慧医院等领域的场景引领;五是生态引领;六是发挥中关村先行先试作用,在政策环境和数据治理规则等方面展开 探索 和引领。

(中关村管委会产业处处长张宇蕾发布“中关村数字经济经引领发展路线图”)

今年以来,中关村软件园深入实施 科技 与经济深度融合重要举措,汇聚中关村 科技 、人才、资本等创新要素资源,以开源生态建设为核心,从开源特色园区建设、新型基础设施布局、技术研发与转化促进、开源人才培养等方面开展试点工作,加快建设开源生态园区,“‘科创中国’开源创新示范基地”在活动现场正式揭牌。下一步,中关村软件园将多方吸引开源企业集聚,积极参与开源生态联合体建设,着力打造开源生态特色园区。

(中关村软件园“科创中国”开源创新示范基地揭牌)

新一代人工智能底层开源深度学习平台、计算机视觉开源开放协同创新平台、智慧医院协同创新平台、人工智能产业应用协同创新平台、AI标准评测和数据分享平台等5家“中关村高精尖产业协同创新平台”正式授牌,将进一步推进国产开源框架生态建设,完善平台服务生态体系,助推产业基础高级化、产业链现代化,进而提高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产业孵化支撑能力,促进高精尖产业创新发展。

( “中关村高精尖产业协同创新平台”授牌)

论坛现场,“AI-Rank面向产业应用的AI开源评测基准”正式发布,旨在切实挖掘人工智能产业发展过程中的需求与痛点,突出应用牵引、真实客观、产业共建的特色,建立具备国际领先与公信力的标准和认证体系,推动全产业AI相关企业整体应用和技术成熟度提升。

(中关村智用人工智能研究院执行院长孙明俊发布“AI-Rank面向产业应用的AI开源评测基准”)

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倡议发布《中关村数字经济 健康 发展公约》,旨在通过引导企业守正创新,加强数字化生态信用体系建设等,倡导数字伦理,探寻数字文明,推动构建符合创新规律的数字经济监管制度和监管治理体系。

(中关村大数据产业联盟秘书长赵国栋发布《中关村数字经济 健康 发展公约》倡议)

数字经济成为经济增长的重要引擎,也是推动高质量发展重要驱动力。论坛的高峰对话环节由中关村软件园总经理助理邓延嵘主持,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信息部副部长王晓红、对外经贸大学北京对外开放研究院、中国WTO研究院教授周念利、中国信通院政策与经济研究所副所长张春飞、海天瑞声董事长贺琳、百分点首席数据科学家杜晓梦等来自政产学研的资深人士围坐一桌,围绕“数字经济新趋势” 这一话题各抒己见,对于“未来数字经济如何发展,数字经济带来的红利该如何释放,数字经济如何推动产业链跨界融合”等问题进行了深入探讨,一致认为,数字化转型是大势所趋,未来会有极大的发展空间,需要政、产、研三方通力合作,持续推动。

“勇立潮头前,敢为天下先”

在数字经济正在成为国际竞争主战场

并深度引领产业变革的当下

中关村,和中关村大数据日

再次携梦远航

中国的数字经济将全面发力

作者:张伟

上一篇:为什么谷歌说我账号异常(谷歌账号出现异常怎么办 )
下一篇:三星电子在印度面临税收纠纷,此前有消息称其被追缴172.8亿卢比进口关税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