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软CEO纳德拉:计划将ChatGPT等人工智能工具整合进该公司所有产品

苹果id购买.png

本文目录一览:

萨提亚·纳德拉的人物生平

纳德拉生于1967年的海德拉巴德的Nizams市,并在印度的Manipal大学获得了电子和通信的工程学士学位,随后前往美国留学,在威斯康辛大学(University of Wisconsin-Milwaukee)攻读计算机硕士,后来在芝加哥大学(University of Chicago)攻读MBA。

在美国麻省理工学院任职的Vinod V Thomas,25年前曾经在印度担任纳德拉的老师。在接受《印度时报》采访时,他评价说:“我不能马上回忆起他来,他并不是最好或是最糟糕的学生,但记录显示他是一个优秀的学生,从同学们中脱颖而出。”

在1992年加入微软之前,纳德拉曾经在Sun公司任职。之前职务是微软云计算和企业部门执行副总裁。过去20年中,纳德拉一直与微软CEO鲍尔默和联合创始人盖茨合作紧密,并多次得到鲍尔默的支持和肯定,这意味着他将继续坚定执行此前鲍尔默所制定的微软转型策略。此外,纳德拉还帮助微软推出了云计算版Office软件,即Office 365。微软表示Office 365是其有史以来增长最快的产品之一。在截至2013年6月份的上一个财年,微软云业务营收增长到203亿美元,而他接手时2011财年营收为166亿美元。

纳德拉确实是微软多项重要技术的开发者之一,这些技术包括数据库、Windows服务器和开发者工具。他所负责的微软Azure云服务在业内很受推崇,被称为Amazon云服务的替代者。

北京时间2014年2月4日晚,微软宣布,比尔-盖茨不再担任微软董事长,新职位为技术顾问,汤普森(John Thompson)接任董事长一职,同时微软宣布纳德拉(Satya Nadella)为下任CEO。

萨特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出生于印度第六大城市海得拉巴,但他的印度口音并不像你想像的那么明显。

纳德拉在班加罗尔大学获得电子工程学士学位后便移居美国。获得威斯康星大学的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和芝加哥大学的MBA学位后,他于1992年进入微软,历经比尔·盖茨和鲍尔默两任领导,是微软的“老人”。

微软董事会认为,纳德拉更熟悉微软内部的复杂环境,能比“空降兵”更快地推动新产品和业务发展。微软前战略顾问Charles Fitzgerald向《纽约时报》表示,纳德拉“知道微软的家底内幕”。

纳德拉曾在Windows、Office等多个业务部门工作,先后领导微软的必应(Bing)搜索引擎、SQL Server数据库和Azure云计算业务,在过去三年间他直接向鲍尔默汇报。

鲍尔默常被指为对新趋势反应迟钝,而纳德拉善于说服上司进入新领域。他最早注意到企业鼓励员工自带设备(bring-your-own-device,BYOD)的趋势,并向鲍尔默指出微软有必要发展云服务,但后者倾向于继续倚重System Center系统。

“你提出一个想法,他(鲍尔默)总会说'这是我听过最蠢的主意'或'我不同意'。”纳德拉说,“要对付他,你必须坚持不懈。”

他在比尔盖茨手下工作时就学会了对付暴君上司的办法:“他们会对你大吼大叫,说你是疯子,指责你试图毁掉整个公司。但你不要被这种戏剧性场面吓倒,只要一次次拿着数据去找他们证明你的观点,因为这一切很大程度上是为了考验你是否真的知道你自己在说什么。”

在他的推动下,Windows AZURE打破微软传统,加大对开源数据的支持,并于去年年初加入开放数据中心联盟(ODCA)。AZURE支持包括Linux、Hadoop、MongoDB、Drupal、Joomla在内的数千个开放标准和开源软件环境。微软1月中旬发布的二季度财报显示,微软商用云业务收入增长107%。

2013年10月,纳德拉向Gigaom创始人Om Malik谈起微软面临的挑战与机遇:“在企业市场,我认为我们处于攻势。我直接负责的业务价值超过200亿美元,但至少已有2兆美元投入到整个云服务市场。所以我认为我们的方向是正确的,而且我们已经开了个好头。云服务、大数据不再是遥远的未来,而是当下正在发生的事。”

“在消费市场,我们已经推出一些硬件产品和新的操作系统,这些举措相当大胆。我们在桌面时代成就辉煌,人们会问'为什么你们新出的产品没达到同样的量级?' 但我们在这方面的战略很明确,触屏、大屏幕都非常重要,你会看到我们对设备产品不断创新。总而言之,微软面临的挑战和机遇是如何改善我们的硬件产品和服务。”

纳德拉很少谈及微软的消费业务。与拥有销售背景的鲍尔默不同,纳德拉在消费领域毫无经验,而该领域对微软意义重大。

微软2013财年二季度总营收达到了245.19 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214.6 亿美元增长了14%,净利润则从2012年同期的63.77 亿美元增长至65.6 亿美元,增长3%,超出华尔街分析师预期。从财报来看,微软第二季度的增长主要归功于高达119.1 亿美元的设备与消费产品收入,比2012年同期增长13%。 2014年2月4日,微软董事会宣布萨提亚·纳德拉担任首席执行官和董事会董事,喧嚣已久的微软新ceo选择至此尘埃落定,带领错过了搜索、移动等机会的微软走出“新路”,是纳德拉被赋予的使命。

云计算的拥趸

“在公司转型期间,萨提亚·纳德拉是带领公司前进的最佳人选,”比尔·盖茨表示,萨提亚拥有有目共睹的核心工程技能、清晰的商业远见和把大家团结在一起的超强凝聚力;他对科技如何在全球的应用和体验上很有远见,这正是微软未来扩展产品创新和成长所需要的。

比尔·盖茨将以创始人和技术顾问的新角色在董事会中任职,并将花更多的时间在公司,以协助纳德拉为公司未来技术和产品制定方向,业界普遍认为他的作用更像是一个把关人,“从未担任过ceo角色的纳德拉缺少某些经验,盖茨能更好地帮助纳德拉在战略层面上给予正确的指引,避免犯错。”

出生于印度、现年仅46岁的萨提亚·纳德拉,原担任微软云暨企业团队执行副总裁在微软效力22年,是主管云计算与企业事业部的“老将”。自1992年加入微软以来,纳德拉主导了涵盖公司主要产品和服务的重要战略和技术转型,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微软迈向云计算,以及建立起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云基础架构来支持 bing、 xbox、 office和其他服务。

他与重塑软件世界的最灼热趋势——云计算——有着紧密的联系,纳德拉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太阳微系统公司(sun microsystems),该公司是这一理念的早期拥护者。

微软如今在企业级市场风生水起,尤其是在云计算市场,与ibm、亚马逊aws等平起平坐,其企业级业务占比全部营收的50%,而纳德拉执掌的部门贡献超过三分之一。作为纳德拉的“老本行”,持续推动企业级业务并保持更加稳定的增长是纳德拉的使命之一,他也是最有能力带领微软继续在企业级市场实现进步的领导者。

凭借纳德拉的优势,微软未来无疑会更加注重企业与云计算业务。从企业级的竞争格局来看,微软在“云”与“服务化”上走在了对手的前面,但在大数据等“智能化”维度上落后于对手,下一步能否在此方向上有更大的突破,将是微软发展的关键。

“安全的选择”

微软新任ceo一定要对微软未来发展战略有着很高的认同度,不然就会酿成类似于惠普此前每届ceo都有不同战略的悲剧。

很多评论认为性格相对温和的纳德拉无需进行颠覆性革新,只需在鲍尔默定下的战略上,稳步推进就能走好微软转型之路。

微软的转型正是坚持鲍尔默提出的“一个微软、一个战略”,即实现企业级与消费级市场共享一个平台的战略目标。这些年微软在从产品向“设备+服务”公司转型中暴露出许多矛盾,包括内部组织架构的冲突以及生态链合作伙伴因更多选择而与微软渐行渐远等,这些矛盾强势的鲍尔默无法解决,抛给了温和的纳德拉。

微软在移动领域行动不够迅速,在向设备转型的过程中却困难重重,风头一直被谷歌与苹果把持,鲍尔默从技术、市场等方面都进行了改变和尝试,但效果甚微。鲍尔默在离职前对微软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革,包括巨资收购诺基亚,以实现“设备与服务公司”的转型方向;进行内部重组,将从前的8个产品部门整合为4个新部门,以实现“一个微软、一个战略”的目标。

移动设备端的缓行,不仅让微软失去了“设备端”话语权,未来必将影响到微软的“服务”战略,谷歌与苹果不断强化企业级的服务能力,越来越多的人通过苹果与安卓移动设备进入工作场景,微软的工作与企业级优势也将被蚕食。同样在云和服务端,微软并非无可取代,来自亚马逊、ibm、甲骨文等对“智能化服务”的全速推进,以及他们对ios与安卓移动平台的全力付出,将使得“智能化移动时代”这个机会被瓜分殆尽。

从沸腾的激情到火爆的脾气,执掌14年后,鲍尔默总是显露出过剩的精力。接替他的纳德拉生于印度、喜欢安静思考,但拥有“很高的情商”。创造一个更创新和更灵活的微软,纳德拉必须要有颠覆性的“玩法”。

在就任微软CEO的几十天里,纳德拉重点做了这些事情:纳德拉亲自出席发布会,推出了针对iPad平台的Office软件套装;昨日,微软宣布将不再对智能手机和小尺寸平板电脑收取Windows软件授权费用。外界认为,此举虽然可能不会为给微软带来巨大收益,但却意味着微软开始转型。

纳德拉还为企业用户推出了管理员工移动设备的企业文件应用,无论他们使用的是微软设备还是竞争对手设备,均可以接入这一服务。

纳德拉的这一系列动作都反映出了他对微软已处于“失陷帝国”状态的清晰认识。在过去数十年来,Windows系统一直主导了全球计算机产业,无数的程序员为这一平台夜以继日的开发应用,这也就使得Windows一直以来都是企业和个人消费者的中心。 2014年9月25日上午,微软第三任CEO萨提亚 ·纳德拉(Satya Nadella)正式开始了在中国的公开活动。这是他在出任微软CEO后的首次中国之旅。

纳德拉此次的中国行将持续两天,行程将包括与中国学生对话、为“微软新视界”项目揭幕、在清华大学演讲以及出席客户峰会等。而对于其他的具体行程计划,微软方面拒绝透露。

纳德拉25日的首站活动是与来自清华、复旦等大学的微软“创新杯”获奖学生过招,另外一次是与清华大学的学生们交流,分享自己如何从去美国留学到成为微软CEO的经历。萨提亚的两站活动都与大学生紧密相关,这对于一个商业公司的CEO而言是非常罕见的。有分析称,萨提亚可能在向外界表明,在他带领之下的微软,思考如何招揽更多优秀的、创新的中国人才,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微软第一,何德何能?

2010年微软CEO纳德拉:计划将ChatGPT等人工智能工具整合进该公司所有产品,苹果市值首次超过微软,《纽约时报》发表评论称:“这是新时代微软CEO纳德拉:计划将ChatGPT等人工智能工具整合进该公司所有产品的开始,也是旧时代的结束。”

现在,微软的市值再次反超苹果,是否可以认为这又是一个时代交替的转折点?

微软CEO纳德拉:计划将ChatGPT等人工智能工具整合进该公司所有产品我想是的。

【倒下的巨人】

除非经由记忆,人不能抵达纵深。

要想知道微软是怎么爬起来的,先要知道它是怎么倒下的。

1989年,微软发布了第一版Office,奠定了其北美主要商业软件公司的地位。1995年,微软发布Windows95,时至今日,这也是微软发展史上最重要的一个产品之一。

凭借Office套件和Windows操作系统,微软构建了一条足够宽阔的商业护城河,其与英特尔结成的wintel联盟为冉冉升起的PC市场打造了一个“技术封闭+标准开放”的框架,控制着整个产业的发展方向与技术迭代节奏,在全球范围内变相“收税”。

早在2000年,微软的市值就冲到6000亿美元之上,而当时仅比微软晚成立一年的苹果的市值还不足200亿美元。也就在这一年,功成名就的比尔盖茨选择急流勇退,将这个庞大的 科技 帝国交给了微软CEO纳德拉:计划将ChatGPT等人工智能工具整合进该公司所有产品他的大学好友鲍尔默。

看似平常的一次接棒,却成了微软的第一个转折点。

进入二十一世纪,微软在计算机操作系统领域依然独孤求败,不过产业革命的车轮跑的实在太快了,当鲍尔默还沉浸在PC端无法自拔时,乔布斯已经在酝酿改变这个世界了。

科技 产业的残酷在于,时代从来不会放过反应迟钝的人。

2007年,安卓与iOS的相继问世拉开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大幕,智能手机开始取代计算机成为新的技术平台,并由此衍生出一个巨大的移动互联生态,苹果、谷歌、Facebook(现改名Meta)、亚马逊等一众 科技 新贵纷纷走上 历史 的舞台。

作为对比,微软却愈发跟不上时代的节拍。

2008年,微软的营收为604.2亿美元,到2013年鲍尔默卸任时,公司的营收仅增长到了778.5亿美元,期间增幅只有28.8%。而同期苹果的营收从2008年的324.8亿美元直接飙升到2013年的1709.1亿美元,增长了4倍还多;亚马逊的营收从199.61亿美元增长到744.52亿美元,谷歌从217.96亿美元增长到598.25亿美元,Facebook更是翻了不止十倍。

2010年,当苹果的营收超越微软时,两家公司的市值完成同步换位。到2013年,微软的市值缩水到3000亿美元左右,而苹果则在反超微软后继续高歌猛进。

领头人是一家企业兴衰的晴雨表。

微软的迟暮不能全怪鲍尔默,但他有逃不掉责任。对于智能手机,鲍尔默曾坚定的认为iPhone没有机会在市场中获得很多市场份额。一念之间,微软偏离了时代的主航向。

一个产业和一项技术的黄金成长期就那么几年,能抓住就抓住了,抓不住就被甩开了,当微软想要掉转船头的时候,一切都晚了。2013年对诺基亚的收购是鲍尔默在微软的绝唱,而在他卸任当天,微软的股价大涨7%,华尔街用真金白银为鲍尔默的执政写下了结语。

2017年,微软的市值重新回到6000亿美元大关,距离公司首次达成这一目标已过去十八年。以此为标志,微软的股价坐上了高铁。

美国当地时间10月29日,一个向上一个向下,微软以2.49万亿美元的市值反超苹果(市值2.46万亿美元),夺回全球市值最高上市公司宝座,而这一切的根本是一份超预期财报。

财报显示,微软第一财季(2021年7月-9月)总收入为453亿美元,同比增长22%,这是自2014年以来的最大单季增幅。净利润为205亿美元,同比增长48%,这也是公司单季利润首次超过200亿美元。

【强人的能量】

微软能够重生,一个印度人居功至伟。

2014年,纳德拉接棒鲍尔默,成为微软第三代掌门人。

作为硅谷的第一代印度移民,纳德拉先后在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和芝加哥大学求学,毕业后于1992年加入微软。作为老兵,他见证了微软的荣辱兴衰,外界给予他的评价是: 一个具有局外人眼光的局内人。

纳德拉上任后,微软进行了一次自上而下、从里到外的大刀阔斧的革新,而改革的第一步就是思想路线的调整。

鲍尔默时代,微软继承了比尔盖茨“让每一台电脑上都运行微软的软件”的理念,而纳德拉把信条改成了“予力全球每一人、每一个组织成就不凡”。

相较于之前将自己锁死在一个有限的生态藩篱中,纳德拉麾下的微软开始重新拥抱这个世界。

上任仅8周,纳德拉就推出了为苹果iPad专门打造的第一版Office套件,随后又出人意料的允许Office进入Windows以外的移动平台,而且还首次以免费的方式推出Windows 10。

鲍尔默将开源技术视为技术产权的癌症,而纳德拉则选择了兼容并包,不仅重新在开源社区GitHub上开立微软账号,而且在2018年完成对GitHub的收购。

曾经对手,现在朋友。

在纳德拉的理念中,微软的终局不应该是一家围绕Windows构建产品线的垂直发展公司,而是一家提供生产力的横向拓展的企业。投射到产品线的调整上就是 逐步扬弃对Windows操作系统的依赖,确立“移动为先,云为先”的核心战略。

之所以为微软确立了转云的思路,和纳德拉的经历也有直接的关系。

2010年,纳德拉被任命为STB部门的负责人,当时这个部门就已经开始研发云服务项目了,团队代号为“赤犬(Red Dog)”,这便是目前微软最为倚重的Azure的前身。

为了配合整体的战略转型,微软砍掉了“鸡肋”的诺基亚手机部门,并通过大面积裁员的方式缩减成本开支。2015年,微软将原先的五个部门合并整合为3个部门,2018年又宣布裁撤Windows事业部,成立“体验和设备”部门和“云与人工智能”平台。

2016年-2020年,微软的智能云业务从250.4亿美元增长到483.7亿美元,其中云计算核心产品Azure更是展现了极强的业绩爆发力。 今年第一财季,Azure和其他云计算服务增长了50%,远超华尔街分析师的预期。

纳德拉唤醒了沉睡在PC时代美梦中的微软,这是继上世纪90年代郭士纳拯救IBM之后, 科技 产业中的又一次自我救赎。

时钟可以回到原点,却已不是昨天。

微软王者归来,但已经不是人们所熟悉的那个靠操作系统和办公软件赚钱的微软。

根据最新的财报,2022财年Q1,公司智能云板块的营业收入达到170亿美元,成为业绩的最大支柱,而囊括了Windows系统、搜索和 游戏 的个人计算板块的营业收入只有133亿美元。

2016年,智能云和个人计算板块的营收占比分别为27%和44%,而现在,这一数据变成了33%和29%。

纳德拉执掌下的微软,没有推倒,但已重来。

【 历史 的镜子】

谁是未来的全球市值一哥?

微软市值超越苹果后,外界关于这一结果的分析众多,但有一条逻辑被普遍接受,即: 苹果供应链承压,而微软的线上业务受益于疫情。

短期来看,这的确是一个绕不开的因素,但放在更长远的视角,却并非主要矛盾。

苹果和微软的境遇很容易让人想起《一代宗师》中的一句台词:“人活一世,能耐还在其次,有的人成了面子,有的人成了里子,都是时势使然。”

作为这个星球上最大的两家 科技 巨头,它们都在各自领域内做到了极致,两家公司最后的比拼结果并非取决于自身,而是所在产业的命运。

历史 是一面镜子,透过它,可以更好地认识自己。

如果做一个类比,今天的苹果非常像是二十年前的微软,而微软则与十年前的苹果相似。

苹果像二十年前的微软,首先体现在极强的产业话语权和统治力。

凭借市场份额优势主导整个产业链的发展方向,通过严苛的要求倒逼上游进行技术升级。库克领导下的苹果既能重金“包养”供应商,也可以随时“劈腿”新欢抛弃旧爱。

而在上世纪90年代,微软和英特尔也曾一度占据了PC市场90%以上的份额,二者联手控制了整个PC产业链的发展方向和技术迭代节奏,包括芯片供应商在内的上游企业必须根据两大巨头的节奏规划自己的发展路线。

如此统治力,何其相似,但更大的相似点体现在所面临的产业环境。

当下苹果主导的智能手机已进入尾段创新阶段,并随时面临VR/AR等新计算终端平台的迭代和挑战。

全球智能手机的出货量在2017年达到巅峰后单边滑落,至今尚未止跌,另一方面,VR即将迎来1000万台的出货量奇点。未来的某一天,下一代计算机终端平台或许会以超预期的速度完成更新迭代,而苹果很可能面临当年微软的尴尬,就像当时智能手机接棒PC后发生的一切一样。

相比之下,微软卡位的云计算却方兴未艾,像极了十几年前的智能手机。

根据IDC的数据,云计算是目前 科技 领域中增长最快的赛道之一, 预计市场规模将从2021年的7066亿美元扩大到2025年的1.3万亿美元。

Gartner的数据显示,2020年,全球云计算市场继续保持高速增长,其中IaaS市场规模达642.86亿美元,同比增长40.7%,亚马逊、微软、阿里排名前三,且市场还在进一步向头部集中。

在与亚马逊的云计算角逐中,微软的感觉也越来越好,目前36%的增长率远高于云行业28%的整体增长率,这说明公司的市场份额在不断提升。

苹果股价近期萎靡,和公司遭受的反垄断调查分不开,如此境遇,二十年前的微软也有相同的感受。

上世纪90年代,微软在做大之后就被反垄断机构盯上了。1998年5月,美国联邦司法部和20个州的总检察长对微软发起了反垄断诉讼,后者一度遭遇被分拆的命运。

而现在,苹果也被反垄断机构盯上了。9月10日,Epic诉苹果垄断案一审判决出炉,苹果App store被要求放开对第三方支付系统的限制。此外,全球各国也都开始组织对苹果的围猎。

过去几十年,随着 科技 产业的潮起潮落,多方势力轮番登台、各领风骚,但终究无法逾越江山代有才人出的规律。

2010年,苹果市值首次超过微软,《纽约时报》曾发表评论称:“这是新时代的开始,也是旧时代的结束。”

现在无疑又是一个新的转折点,不是微软造就了时代,而是时代选择了微软。

2018年后,微软的市值曾先后三次向苹果发起挑战,前两次皆昙花一现,微软高估值造成的安全边际低是重要的因素。

而过去两年,微软业绩的高速释放将二者的估值差不断拉近,为这一次的反扑奠定了基础。

微软第一,这次应该稳了吧。

本文涉及有关上市公司的内容,为作者依据上市公司根据其法定义务公开披露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临时公告、定期报告和官方互动平台等)作出的个人分析与判断;文中的信息或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商业建议,市值观察不对因采纳本文而产生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END——

重返全球第一,微软凭什么?

43岁的巨人,正在重新起舞。

文 / 华商韬略 贾澎

此次逆袭,对了解 科技 股的人而言,既在意料之内,也在情理之中。

【逆袭封王】

2018年,美股长达10年的牛市终结了。三大股指创下自2008年来的最大年度跌幅:标普500指数下跌6.24%,道指下跌5.63%,纳斯达克指数下跌3.88%。

在苹果领跌之下, 科技 5巨头“FAANG””(脸书、苹果、亚马逊、Netflix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的首字母缩写)股票市值总计缩水逾1400亿美元。

凄风冷雨中,微软却一枝独秀。2018年最后一个交易日,微软股价报收101.57美元,全年累计上涨19%。

更引人瞩目的是, 微软市值达到7798亿美元,自2002年来,首次成为年终全球市值总冠军。 排名第二的苹果市值7491亿美元、第三名亚马逊7344亿美元。

微软市值超越苹果是在1个多月前。2018年11月30日,微软以不到50亿美元的微弱优势领先老对手。自从2010年苹果市值首超微软后,微软就一直生存在苹果的光芒之下。

不过,微软此次逆袭,对了解 科技 股的人而言,既在意料之内,也在情理之中。

去年三季度时的持仓报告显示,当期对冲基金净买入微软逾420万股,卖出苹果约400万股。而原因,不难理解。

在已公布的2019财年一季报中,微软业务部门营收增长普遍达10-20%,智慧云端业务事业部的营收同比增长更是高达24%,其中Azure云营收同比猛增76%。

截至目前,苹果的TTM市盈率不到13倍,微软则超过41倍。 偏爱未来现金流的投资者,似乎正把微软重新定义为成长型公司。 有分析师也预计,到2019年年底,微软市值或将超过1万亿美元。

然而,如今气势如虹的微软,在不远的4年前,还被认为行将没落。

【失落的年代】

年轻时的乔布斯,曾经这样评价微软:“虽然比尔听我这么说会很生气,但微软起家全靠IBM。他们的优势,第一是善于抓住机会,第二是像日本人一样锲而不舍。”

当微软不再能抓住机会时,人们认定,微软完了。

1999年12月,微软市值突破6000亿美元,这是有史以来全球所有公司市值的最高点。

此后,互联网时代来临, 科技 巨头群雄并起,微软市值一路滑落,到2013年时市值仅剩不到一半。市值再次超过6000亿美元时,已是2017年10月。

探底,微软用了18年。

带领微软走过25年之后,比尔·盖茨在2000年1月,将衣钵交给了史蒂夫·鲍尔默。彼时,距离微软市值首次突破6000亿美元刚刚过去一个月,微软正在巅峰时。

鲍尔默是数学高手,有过目不忘的能力和无穷无尽的激情,极具感染力和执行力。在他执掌微软13年间,微软员工数增加3倍,年营收增长4倍,年利润增长10倍。

从创造利润的角度看,鲍尔默做得不错。但在把握方向上,他却犯了太多战略错误——

他把很多部门总裁换成销售,与研发脱节;在必应上不断烧钱,却依然在搜索上输给了谷歌;在智能手机领域,败给苹果;在移动操作系统上,给了安卓崛起的机会;在媒体领域,则被Netflix抛下;云计算成为亚马逊的天下;期间推出的Windows 8也成为微软史上被诟病最多的操作系统之一。

那时的微软,仿佛一尊被诅咒的巨石像,凝固在了PC时代。

对总也摸不到脉的微软,投资者丧失耐心。2000年至2014年间,微软股票价格一直2、30美元的区间徘徊不前。

这让鲍尔默成为众矢之的。在受到董事会施压后,2013年夏,他卸任微软CEO。当天,微软股价大涨7%。

【大手术】

在一片悲观气氛中,2014年2月,46岁印度人萨提亚·纳德拉正式接任微软第三任CEO。

此前,他在微软已经工作了22年,曾在Windows、Office等多个业务部门工作,先后领导了微软的必应搜索引擎、SQL Server数据库和Azure云计算业务。

上任后,他给所有员工发送的邮件中提到:

我买很多的书,虽然不一定能看完。我注册了很多在线课程,虽然我不一定能学完。但我坚信,如果停止学习新东西,你将停止创造有价值的事物。

带着这种开放心态,纳德拉上任后首次公开讲话时,就举着一台iPhone,展示了里面安装的邮件应用。而在过去的微软,使用竞争对手的产品是犯忌的。

在纳德拉的蓝图中,微软将成为一家跨平台、跨设备的软件与云服务提供商。用户使用什么样的设备,都不应也不会影响使用微软的服务。

上任不久,纳德拉即公布了“移动为先、云为先”的新战略。这在当时引发内部大量质疑声。对此,纳德拉说:“给我一年时间,错了的话我们再回去就好了。”

为了推进全新战略,纳德拉开始对微软展开全面“大手术”。

持续了多年、在微软内部被称为“狗咬狗”的竞争性考核制度,被更强调协作的新制度所取代。

上任后,纳德拉即裁去了2.6万人,包括收购来的诺基亚设备与服务部门。

对于鲍尔默时代巨资投入的移动系统战略,纳德拉则很快宣布“Windows Phone手机业务会转向企业市场”。但这更像外交辞令,实际上则是放任其下滑,并最终彻底放弃。

这种对业务和人员的调整,从未停止。为了进一步强化其云计算业务,2017年7月,微软对外宣布将裁减3000名员工,主要为销售人员。

在这些大动作中,倍受争议的是对Windows战略地位的调整。毕竟,这一操作系统PC装机量高达15亿台,仍然是微软一大现金牛。

但在纳德拉看来,微软新战略生态立足于云上,而不在终端的操作系统中。

所以,虽然依旧强调微软是一家Windows公司,但纳德拉把Windows的战略地位大幅削弱了。

2015年发布的Win 10,微软称这将是最后一个Windows版本,此后新特性将通过随时推送实现。到2018年4月,纳德拉更是干脆解散了微软Windows部门。

上任一年半后,“大手术”初步完成。 在新财报的统计中,微软主业变成了:Office、云计算、生产力应用、Surface系列电脑。

微软的“Windows为王”时代正式终结。

【重塑世界观】

其实在鲍尔默时代,微软就已经意识到了“云”的重要性。

早在2010年,鲍尔默就曾表示,要将公司的未来投注在云技术上。Office 2010、Windows Phone 7等产品,都将与云紧密结合。

2011年,被鲍尔默选定推进云平台Azure的人,正是纳德拉。

不过, 对于鲍尔默来说,云是下注的方向。但对纳德拉,云则是微软的世界观。

与鲍尔默将微软打造成“设备与服务提供商”的理念不同,纳德拉计划将微软塑造成生产力与平台提供商。

随着技术进步,想要提升竞争力,数字化转型是所有企业都将面临的问题。以云为基础,可以打造无限应用、重构生产力和业务流程、构建智能化的云平台。

“云为先”的战略,将让微软占领企业级服务市场的制高点。

在公开信中,纳德拉表示: “我们必须理解并拥抱只有微软才能带给世界的东西,微软是‘移动为先,云为先’世界里提供生产力和平台的专家,我们将重塑生产力,予力全球每一个组织、每一个人成就不凡。”

在这一新战略指引下,微软不断强化云业务的“三驾马车”——Dynamics 365、Azure和Office 365业务。

其中,Office业务一直是微软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在“Office 365云赋能战略”下,Office被赋予很多云特性,再次焕发了新活力。

云平台Azure则是灵活并支持互操作,将开发者与同微软的全球数据中心网络托管服务紧密结合。开发者可以用它创建应用,或者基于云的特性,来加强现有应用。

Dynamics 365主要面向中小企业,是植根云端的新一代智能企业应用平台,全面整合了CRM、ERP等众多功能模块,帮企业按业务流程进行智能化管理。

随着企业计算向云端转移的趋势不断加强,云服务市场快速崛起,2018年市场规模已近600亿美元,但依然不到高盛预计的潜在市场总值的十分之一。

“云为先”的战略,让微软虽然起步晚于亚马逊,但已经与亚马逊同在云服务市场第一集团领跑,谷歌、阿里、IBM等企业暂时处于跟跑的第二集团。

2015年时,纳德拉曾承诺,把云业务营收扩大3倍,到2018年达到200亿美元。实际上到2017年底,这一目标就提前两个月完成了。

微软2019财年一财报显示,Dynamics 365业务收入达到51%的增长,Dynamics产品与云服务收入增长20%。而智能云服务收入达86亿美元,增长24%。其中得益于Azure收入76%的增长,服务器产品和云服务收入增长28%;企业级服务收入增长6%。

“云与移动是同为一体的。”纳德拉曾这样解释“移动为先”,“云不与设备相连接的话,它仅仅只是一种潜在的可能性。只有通过设备,一切才有可能。”

如今,虽然“云为先”战略成果斐然,“移动为先”却没什么作为。微软已经砍去手机业务,并停止对WP平台的支持。

不过,微软云发展迅猛,却未必通过自家设备实现。移动端的得失只是战术性的,云的崛起才是战略性的。

【激情重燃】

瞄准刚刚开启的智能化浪潮,纳德拉再次更新了微软的战略,舍去“移动为先”的提法,转向“AI+云”。

在近期微软举办的两场大会上(Build 2018与微软人工智能大会AI Innovate),AI与云始终是贯穿全场的主线,AI甚至风头更劲。其实,纳德拉在AI方面布局已久。

近年来,微软从外部收购了不少人工智能公司,例如Maluuba和Swiftkey。在内部,在2016年9月成立了5000人的人工智能团队,进行前瞻性研究。

在去年3月解散Windows部门的同时,微软架构已被调整为三大事业部:体验及设备、云计算及人工智能平台、人工智能及研究。AI被置于与“云”同等重要的战略地位。

“我们的战略愿景,是为智能云打造业内最棒的平台和生产力服务,并请智能AI来助力,而这就是微软未来的竞争力和增长点所在。” 微软在年报中如此写道。

认准趋势,及时调整,微软正变得敏捷而灵活。

曾经,伴随着整个PC时代发展,微软从一家充满激情的 科技 公司,变成了靠垄断地位获利的巨无霸。

如今,在纳德拉的治下,微软重新找回了激情。这不仅体现在云计算上——

Surface系列硬件成为“情怀”加持的产品,正在大举侵蚀老对手苹果的地盘;

娱乐 人工智能小冰,能与人展开深层互动,演唱水平接近人类近乎以假乱真,微软甚至希望把小冰打造成虚拟偶像;

混合现实产品HoloLens模糊了数字世界和现实世界的边界,成为革命性的人机交互方式,前景无限;

……

从艰难转型,到重新起舞,纳德拉功不可没。

在《刷新》一书中,纳德拉描述了他的终极目标:“将微软打造成全球最大的平台提供商,激发创业活力,创造经济机会。”

前瞻性的战略眼光、清晰的愿景,是纳德拉成功的关键,也是每个领导者应当面对的首要问题。

——END——

图片均来自网络

欢迎关注【华商韬略】,识风云人物,读韬略传奇。

版权所有,禁止私自转载!

微软 亚马逊 谷歌 苹果:广告营收刷新纪录 有哪些硬核支撑?

过去的一年,大型 科技 公司面对不确定事件时,可谓韧性十足。

在新一季的财报中,美国四大 科技 巨头MAGA(微软、亚马逊、谷歌、苹果),甚至享受到了黑天鹅事件催生的红利,均表现出了强势增长的态势,刷新营收记录。

在漂亮业绩的推动下,MAGA股价几乎每天都在创新高。尤其是苹果市值已超过2万亿美元,缔造着另一个里程碑:该公司在标准普尔500指数中的权重达到6.7%,打破了“蓝巨人”IBM在35年前创下的记录,成为40年来对标普500指数影响最大的成分股。

那么,缘何MAGA业绩能够如此高歌猛进?什么在支撑爆发式增长? 科技 巨头们吃到了哪些红利?未来全球 科技 又将呈现怎样的发展趋势?

微软:

季度营收首次突破四百亿 广告业务表现超行业预期

微软对外发布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2021财年第二财季财报。数据显示,营收431亿美元,同比增长17%,高于分析师预期的402亿美元;净利润为155亿美元,同比增长33%。

从部门业绩来看,微软智能云业务部门在该财季营收总计146亿美元,其中包括Azure公共云、Windows Server、GitHub等服务器产品和企业服务,同比增长23%。

微软生产力和业务流程部门,包括Office、Dynamics和LinkedIn等,营收为133.5亿美元,同比增长13%。其中,LinkedIn、Dynamics 365分别取得23%、39%的收入同比增长。

个人计算部门,包括Windows、 游戏 、设备和搜索广告,营收为151.2亿美元的收入,同比增长了14%。

受益于企业数字化转型浪潮,云业务高速增长

韦德布什证券公司曾指出,微软80%-90%的估值来自Azure和其他一些核心服务。这其实间接反映出Azure对于微软股价的意义,也是投资市场对微软未来潜力的预期。

上个季度,Azure收入增长了48%。从Azure收入的同比增速上能够发现,企业云服务相关的IT费用在经历放缓后逐渐回升。这对于微软未来的表现,是一个较为积极的信号。

Forrester首席分析师Andrew Bartels表示:“微软一定程度上已经成为AWS的首选替代选择。”AWS的战略是“不惜一切代价实现增长,这意味着他们不像Azure那样用户友好,因此Azure被视为一个威胁较小的对手。”

广告业务表现超行业预期 客户们纷纷转投LinkedIn

微软广告业务的表现超出了行业的预期。微软表示,子公司LinkedIn的市场营销部门12月的广告收入突破25.8亿美金,同比超过23%,大幅超出微软之前对LinkedIn整体增长的预计。

在致分析者的电话会议中,微软表示:“LinkedIn的广告部门第四季度的营业收入创 历史 新高,占公司全年收入的1/3。LinkedIn广告部门同比去年,增长超过50%,这都归功于广告客户们的支持和信赖。”

广告客户们纷纷转投LinkedIn,主要由于LinkedIn明确地与政治问题划清界限的举动以及对于广告投放实操表现出来的专业性深得客户们的青睐。

微软的搜索广告业务,也显示出了复苏的迹象。广告业务是疫情早期落后的少数几个部门之一。在经历了前两个季度营收两位数百分比的同比下滑后,最近一个季度,搜索广告收入增长了2%。

展望未来十年 持续投资数字化能力

从某种角度看,2020年疫情造就了数字化转型的拐点——疫情之前,多数企业对于数字化转型的态度只是“锦上添花”;疫情之后,数字化转型甚至成为企业生死的关键选择。

疫情加速了企业业务从线下向线上的转移,实现数字孪生的企业,能够提升抗脆弱性,并更能敏锐发掘商机实现弹性增长从而实现高成长性。因此,企业开始从早期的利润经济指标衡量走向了数字化指标衡量。

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就认为:“对 科技 的重视程度,会直接影响到企业本身的韧性,有效地建立自己的数字化能力是一家企业能否更快地从这次的疫情中恢复过来的关键,甚至会通过这次危机进行蜕变,变得更强大。”

亚马逊:

季度营收首次突破千亿 广告收入同步增长超50%

亚马逊发布截至2020年12月31日第四季度财报。财报显示,该季度净营收为1256亿美元,同比增长44%,这是亚马逊单季营收首次突破1000亿美元;净利润为72亿美元,同比增长121%。

在营收组成方面,AWS业务已经逐渐成为继电商业务后又一主要收入来源,该季度AWS净销售额已达127.42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的99.54亿美元增长28%。

电商业务始终是亚马逊较为稳固的基本盘。电商业务营收为664.51亿美元,同比增长46%;包括全食超市在内的实体店业务营收为40.22亿美元,同比下降8%;第三方卖家业务营收为273.27亿美元,同比增长57%。

包括广告收入在内的其他业务,营收为79.52亿美元,同比增长66%。

AWS扛起“飞轮效应”增长重担

对于亚马逊AWS,持续稳健的同比增长,已是足够积极的信号。亚马逊有望在既有的市场份额下产生长期稳定的现金流入。

受到经济疲软的影响,全球企业尤其是受到冲击较大的实体业都减少了IT相关费用,自然会对亚马逊AWS构成一定冲击,云业务增长处于放缓趋势。此外,由于亚马逊布局云服务具备先发优势,业务发展多年加上庞大的体量,使得增长出现自然的放缓。

数据显示,亚马逊AWS占据了31%的市场份额,领先于竞争对手微软、谷歌以及阿里云。而且,目前已经为Facebook,Netflix,Twitter,Disney和政府机构等客户提供服务。

发力广告业务 稳坐海外第三大广告平台

亚马逊本季度广告等其他收入达79.28亿美元,同比增长66%。亚马逊称,广告团队用了新的深度机器学习模型,广告ROI有所提升,商家参与度和广告预算也在持续快速恢复。

2020年,亚马逊对广告业务进行了加码,推出不少新的工具与产品,来吸引平台对广告主的吸引力。

赞助产品广告更新定位功能 :产品定位,广告主可以按特定的ASIN或通用类别定位客户,并可以通过价格范围、品牌名称或星级评分对目标客户进一步细分;自动定位,允许卖家选择产品自动定位或关键词自动定位。

赞助品牌广告推出创意功能: 允许卖家发布视频内容;扩大赞助品牌的位置,包括产品详情页;自定义图片广告素材可在移动设备上使用;新增广告素材编辑功能;新的语言首选项允许品牌创建和管理多语言内容。

利用DSP Audience Builder创建受众: 亚马逊推出了一项名为DSP Audience Builder的自助式服务工具,卖家可以基于查看过产品的买家、购买过产品的买家、同类产品、产品搜索来设置广告受众范围,并向受众推送产品广告。

更多创意工具来建立品牌形象: 鼓励卖家在其平台上通过内容(例如赞助品牌广告中的视频、赞助品牌自定义形象、A+内容、亚马逊帖子、亚马逊OTT等)展示来讲述其品牌故事并建立品牌资产,同时引入和采用了“New-to-Brand”广告活动指标,来跟踪这些工作的影响。

衡量亚马逊外部流量有效性的新工具: Amazon Attribution的出现,使卖家首次能够对各个广告渠道的有效性进行分析,了解各个渠道广告对销售的影响;卖家还可以通过Amazon Attribution回顾各广告渠道表现,分析相关的亚马逊细分受众,来规划未来的营销策略。

谷歌:

营收同比增23% 将停止根据个人浏览记录投放广告

谷歌母公司Alphabet公布了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第四季度。财报显示,Alphabet第四季度营收为569亿美元,同比增长23%,这比去年同期17%的增长率更强劲,表明谷歌广告业务在第二季度大幅放缓后正在迅速复苏;净利润152亿美元,同比增长42%。

具体来看,谷歌服务收入为529亿美元,与上年同期的432亿美元相比增长22%。

谷歌云收入为38亿美元,同比增长了46%,基本符合分析师的预期。

包括生命科学子公司Verely和自动驾驶 汽车 子公司Waymo在内的“其他押注”,收入1.96亿美元。

广告业务增长强劲 YouTube带动作用显著

谷歌广告业务是其主要收入来源,四季度广告业务贡献了超8成的收入:广告收入为462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379.3亿美元;搜索相关业务收入增17.4%至319亿元;YouTube第四季度的广告业务增长也十分显著,收益为68.9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47.2亿美元增长了46%。

其中,“直接响应广告”表现突出,它可以鼓励消费者立即采取行动,例如下载应用程序或从购物网站直接购买商品。谷歌的首席商务官菲利普·辛德勒(Philipp Schindler)说:“三年前,我们在YouTube上的直接响应业务几乎不存在。现在,它是我们在YouTube上规模最大,增长最快的广告产品之一。”

随着美国电商渗透率的提升,YouTube正在尝试和购物结合,尝试在用户搜索、广告投放上接入电商领域,特别是在建立品牌认知、热点话题制造以及视频播主卖货渠道上,可以建立更加稳固的商业闭环。

面临监管机构的反垄断及内容审查危机

在第四季度,谷歌在美国遭遇三起政府反垄断诉讼,另外还有几起可能威胁未来的监管诉讼。其他国家的监管机构也对谷歌的竞争做法提出了异议,比如澳大利亚。如果澳大利亚政府继续实施新的法规,迫使谷歌向媒体公司支付使用其内容付费,它将在澳大利亚撤下搜索引擎。

在该季度,YouTube也面临着对与国会骚乱相关内容处理的质疑,这引发了两党重新推动修订第230条规则的努力,该法案允许社交媒体提供商托管内容,而不需要对其承担责任。

此外,该公司还面临着对雇佣做法和条件的新审查。美国劳工委员会已经对谷歌提起诉讼,指控谷歌报复和对员工进行间谍活动。该公司还因对知名人工智能研究员、谷歌道德人工智能团队技术联合负责人蒂姆尼特·格布鲁(Timnit Gebru)的处理方式而受到审查。

谷歌将停止根据个人网络浏览记录投放广告

谷歌主要收入来源是广告,而谷歌正要改变通过追踪使用者网页浏览记录而投放目标式广告的做法,而且更表示,未来也不会开发追踪特定使用数据的工具。

这重大的决定,也与谷歌自己宣布取消在Chrome浏览器支持第三方cookies技术有关。这做法,也会阻碍到其他广告主和网站追踪使用者数据,因此广告商和平台日后都需要另觅新的广告投放机制,大大改变网络广告业的生态。

谷歌广告隐私和信任团队的产品管理总监David Temkin表示,人们不应该接受被跨网站的追踪,以借此被投放目标式广告,而广告主也不需要追踪个别用户在跨网页的活动而进行广告投放。

Temkin也透露,他们正计划应用可保护用户隐私的API,包括FLoC来投放关联式广告。这方式只会把用户归类为有相似兴趣的一群,并投放广告,不会针对用户个别的行为而产生广告。

苹果:

营收首破千亿美元 搜索广告业务增长趋势良好

苹果发布2021财年第一季度业绩,营收首次突破千亿美元大关,至1114.4亿美元,同比增长21.37%,创下纪录新高;净利润287.55亿美元,同比增长29%。

按照产品业务线划分,iPhone、iPad、Mac业务线均实现双位数增速。iPhone业务营收为655.97亿美元,同比增长逾17%;Mac业务营收为86.75亿美元,同比增长逾21%;iPad系列设备收入为84.35亿美元,同比增逾41%。

可穿戴设备、家居产品和配件这些其他产品的收入,达创纪录的129.71亿美元,同比增近30%。

服务业务包括流媒体Apple Music、Apple TV +、 游戏 Arcade、支付Apple Pay以及云服务iCloud等,收入达157.61亿美元,同比增近24%。

iPhone销售额飙升,大中华成为苹果第三大营收区

下一步要造车?“我们喜欢软硬件服务结合布局”

搜索广告增长良好 未来将进一步拓展广告业务

萨提亚·纳德拉:刷新微软

萨提亚·纳德拉,继比尔•盖茨和史蒂夫·鲍尔默之后,2014年成为微软公司的第三任CEO。上任初期,萨提亚·纳德拉就把建设微软的企业文化提上首要议程。

企业文化是企业中一整套共享的观念、信念、价值和行为规则,以至得以促成一种共同的行为模式,这种共同的行为模式则是企业文化最强大的力量之所在。企业文化直接决定着领导者的行为方式,直接影响着人力资源的有效性,有利于提升企业独特的核心竞争力,帮助企业找到持续变化和稳健发展两者之间的平衡。具体来说,企业文化决定了一个企业需要什么样的人才,什么样的行为是值得鼓励的,又是如何被鼓励的。

萨提亚·纳德拉2014年上任时,他面临着一个“烂摊子”。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微软都无法摆脱“创新者的窘境”。“创新者的窘境”是管理学大师克莱顿•克里斯坦森提出的概念,用来解释为什么兢兢业业的大公司会被新兴的创新公司而颠覆。在比尔•盖茨的时代,微软成为了个人电脑领域内的王者,但是后来,微软固执于以Windows操作系统为中心,错失了在搜索,社交网络和移动互联网领域内的创新机会,因此迅速落后于苹果,谷歌,亚马逊,facebook等竞争对手,加上企业内部长期存在的斗争,微软的未来让人十分担忧。了解了微软的糟糕表现后,它被评价为“硅谷里的行尸走肉”、“技术界的笑柄”就情有可原了。在这一时期,微软的企业文化不鼓励员工进行新尝试,也不鼓励员工之间的合作和对话,造成了人才的大量流失。

上任后,萨提亚·纳德拉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求公司的所有高管都去阅读马歇尔·卢森堡的《非暴力沟通》这本书,纳德拉希望通过谈话和聆听,结束企业内部无休止的斗争,使公司各个部门和谐相处。其次,纳德拉替换了备受员工诟病的Stack Ranking考核制度。Stack Ranking是微软前 CEO 鲍尔默比较偏爱的员工考核制度,即每次考核中都要对员工进行排名,一个部门里排名靠前的员工会得到提拨,排名中间的人可以安全过关,而排名靠后的则会被淘汰。新实施的工作考核方案考察的不仅是个人的工作情况,还要考量员工之间如何在他人工作的基础上展开自己的工作,以及如何让自己的工作成果为他人所用,这给予员工之间更多合作交流的机会。最重要的一点,对于犯错,纳德拉持有非常宽容的态度。2016年,微软推出了一个基于人工智能的聊天机器人Tay,希望通过休闲而有趣的对话去娱乐用户。但是,当Tay开始和人类聊天后,不到24小时,她就被“教坏”了,成为一个集反犹太人、性别歧视、种族歧视于一身的“不良少女”,导致微软紧急下线Tay。按照惯常的处理方法,Tay这个项目的总经理会被辞退,不过纳德拉给予该项目总经理很大的宽容,他专门写了一封邮件说:“要继续尝试和推进,要知道我是站在你这边的。”当年12月,微软优化了系统,推出了一款升级版的聊天机器人。

萨提亚·纳德拉在微软推行的一系列“新政”形成了以拥抱同理心,培养无所不学的求知欲和建立成长型思维为核心的新一代企业文化,并且他致力于把企业文化渗入到日常工作里。公司的墙上会挂着一些这方面的格言警句,例如,“为74亿用户设计产品是从为一个用户设计产品开始的”,“要想更好地观察世界,要通过窗户去观察,而不是通过镜子”。公司自助餐厅的餐巾架上和杯子上也印有鼓励员工终身学习的文字,电梯门上装饰着“善于倾听”的文字。总之,在微软园区的很多细节上都体现了公司对同理心,成长性思维和求知欲等理念的重视。现在的微软,不仅结束了内斗,重振士气,而且改变了先前完全以Windows为中心的策略,在云计算、人工智能等领域,也获得强大的竞争力,通过收购领英,微软还进入社交网络领域。2017年,微软的市值已经超过6000亿美元,在科技公司中仅次于苹果和谷歌,高于亚马逊和facebook。更激动人心的是在纳德拉接管微软的这4年内,共有2200多名离职旧员工重新返回微软工作。可以说,在纳德拉的领导下,微软实现了重启,散发出新的活力。

企业文化的建设对于微软的重启起着举足轻重的作用。我认为,纳德拉的成就不是他创造了企业文化,而是他刷新了企业文化。刷新并不是与过去决裂,也不会将所有东西都清除并重新开始,刷新实际上会保留一些内容并替换其他内容。

企业文化主要受两个因素的影响。一个是行业文化,由行业自身的特质形成,这是一种在从业者身上普遍体现的价值规范和行为特征。IT行业随着科技进步而迅猛发展起来,它非常容易形成垄断,企业从一家小蚂蚁级的创业公司发展成为行业内的巨头,短短几年的时间就能实现,而之前的传统行业是做不到的。IT行业经过了近两个世纪的发展,至今仍看不到放缓的迹象,它深刻影响着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由此,IT行业的特点造就了IT企业对创新的执着追求。

另一个影响企业文化的因素是创始人和领导者的价值观。微软由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和保罗·艾伦1975年创立,以电脑软件服务业为主营业务,其产品Windows 操作系统和Office 系列软件畅销全球,微软也一度成为IT行业的大象级公司。在比尔•盖茨出任微软CEO的时期,他在企业文化建设上注重以人为本。在微软有一个著名的笑话:当地球快要毁灭的时候,上帝允许伟大的比尔・盖茨上天堂,上帝问盖茨要带些什么东西上天堂,盖茨没有选择财产和家人,只是说要带100个工程师,因为在他眼中,工程师的价值是最高的,由此可见微软对人才的重视。而且,比尔非常重视团队合作,他认为成功是合作的结果,“先为成功的人工作,再与成功的人合作,最后是让成功的人为你工作。”众多优秀的人只有团结起来时才具有足够的凝聚力与创造力,才能实现企业的使命。微软的企业使命是远大的,比尔•盖茨希望员工们每天清晨醒来时,都会为技术进步及其为人类生活带来的发展和改进而激动不已,于是,他提出了“让每台办公桌和每个家庭的PC运行的都是微软软件”的使命。比尔•盖茨是微软企业文化的缔造者,也是微软的灵魂人物,在以人为本,重视合作,怀有远大使命的企业文化感召下,一大批优秀的IT人才进入微软,为公司的发展和人类的进步作出了巨大的贡献。

1992年,未来的微软CEO纳德拉才刚刚加入微软,在之后的26年里,他一直服务于微软,成为公司多项技术的开发者之一,并且历经比尔·盖茨和鲍尔默两任领导,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微软人”,纳德拉还戏称自己是微软的产品。回顾担任微软CEO四年以来的历程,纳德拉把他的总结写入了新书《刷新:重新发现商业与未来》里。纳德拉写道,每一个人、每一个组织乃至每一个社会,在到达某一个点时,都应点击刷新——重新注入活力、重新激发生命力、重新组织并重新思考自己存在的意义。纳德拉在IT行业的创新文化背景下,在刷新比尔•盖茨所创立的企业文化基础上,发展出以拥抱同理心,培养无所不学的求知欲和建立成长型思维为核心的新一代企业文化。

企业的文化随着发展阶段而出现改变,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刷新是任何寻求在长时间内产生持续影响力的个人和机构都必须要做的,从运动员、领导人和艺术家到城市、公司和社会,都是如此。比尔创造了微软的企业文化,而纳德拉刷新了微软的企业文化。

纳德拉刷新微软的动力首先来自于家庭。纳德拉的长子是一个脑瘫儿,在照顾病儿的过程中,他体会到同理心和成长型思维的重要性,并运用到公司的管理中。其次,纳德拉的动力来自于时代,我认为这是影响更大的因素。微软公司的使命从“让每台办公桌和每个家庭的PC运行的都是微软软件”,到现在的“予力全球每一个人、每一个组织成就不凡”,微软使命的转变都与时代有着密切的联系。如今,数字时代的浪潮让世界变得非常复杂,未来人工智能对人类带来的影响难以预料,如何最大限度利用技术所带来的机遇,造福世界是每一个企业都在思索的问题。微软不再是科技界的独角兽,它将与谷歌,苹果在内的许多家科技公司,以及未来将要兴起的创新公司竞争,而同理心,成长型思维和无所不学的求知欲正是微软面对这个多变世界的勇气。

刷新不像革命,没有流血和暴力,它是温和的,充满了女性气质。印度圣雄甘地曾在祷告时说:“让我更有女性特质”,也就是同情、关爱和分享的品质。从纳德拉刷新微软的行为中,我发现他像甘地一样,也是一个具备女性特质的人。

微软如何成为价值万亿美元成为全世界市值第一的公司的?

但在几年前微软CEO纳德拉:计划将ChatGPT等人工智能工具整合进该公司所有产品,人们普遍认为微软CEO纳德拉:计划将ChatGPT等人工智能工具整合进该公司所有产品,微软正在逐渐衰落微软CEO纳德拉:计划将ChatGPT等人工智能工具整合进该公司所有产品,这家公司错过了本世纪头十年几乎所有重要微软CEO纳德拉:计划将ChatGPT等人工智能工具整合进该公司所有产品的趋势,比如移动电话、搜索引擎和社交网络,主要收入来源 Windows 操作系统也停滞不前。

纳德拉是怎么带领微软完成这种转变的呢?《彭博商业周刊》采访了四十多位微软董事会成员、客户和他们的竞争对手,详细探讨了纳德拉带领下的微软的复兴之路。

文章指出,在过去,个人电脑的重要性让微软高管们为了控制各种与Windows相关的领地和 每一个有前途的业务而激烈竞争 ,最终在Windows这款产品上止步不前。微软推出的每一款新产品都被贴上了“Windows”的标签,比如Windows Phone。

为了把重心完全放在云上,纳德拉发起了一系列重大重组,最终在去年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调整: 拆分Windows部门。他将这个部门拆分为Azure团队和Office团队 。

微软Office办公软件系列,以前是一次性购买的软件,现在是一项基于云计算的服务, 每年每个用户要支付约99美元 ,Office现在拥有2.14亿用户,比Spotify和亚马逊Prime的用户加起来还多。

与此同时, 微软的云平台赢得了埃克森美孚、星巴克和沃尔玛等大客户 。微软云计算业务过去一年的收入约为340亿美元。这一业务使微软领先谷歌,和占云计算市场主导地位的亚马逊网络服务AWS(Amazon Web Services)形成对抗。据研究人员Canalys称,微软在云计算市场上的份额从 2017年底的14%升至2018年底的17% ,而同期 亚马逊的份额持平于32%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人们越来越多地用iPhone和Android设备来取代个人电脑,但Windows的年营业额仍高达200亿美元,这源于微软对几乎所有销售的台式机和笔记本电脑都收取授权费。

此外,纳德拉的另一重大举措是, 和各大公司建立基于云计算的合作伙伴关系 。这一点和亚马逊AWS的战略非常不同。纳德拉表示, 微软希望客户基于微软的云服务建立自己的平台,而不仅仅是在微软的云平台上构建一个应用程序。 例如,亚马逊和谷歌一直在研发自动驾驶硬件,但微软主动放弃这一业务,而是专注于向宝马、日产和大众等公司销售研发自动驾驶技术所需的人工智能和分析工具。例如,宝马公司正在使用微软技术开发一款车载语音助理,它能够对 “嘿,宝马” 进行响应,而不是亚马逊的 “嘿,Alexa” 。微软 汽车 行业总经理桑杰·拉维(Sanjay Ravi)表示,微软不会在 汽车 上推销微软品牌,而是会给这些品牌提供创造自己产品的所有元素。

尽管微软目前取得了成功,但一些批评人士仍然指出,微软的很多产品和服务之间几乎没有联系,比如技术开源平台GitHub、职场社交网络LinkedIn和电子 游戏 品牌Xbox。

苹果id购买.png

上一篇:谷歌账号登录异常验证(谷歌账号登录异常验证失败 )
下一篇:怎么下载小火箭ios(怎么下载小火箭安卓 )

相关推荐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