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西雅图学区起诉多家科技巨头“危害青少年心理健康”,谷歌、Meta、字节跳动等成被告

苹果id购买.png

本文目录一览:

Meta被曝策划“反TikTok”运动

Meta被曝策划“反TikTok”运动

Meta被曝策划“反TikTok”运动美国西雅图学区起诉多家科技巨头“危害青少年心理健康”谷歌、Meta、字节跳动等成被告,报道中写明美国西雅图学区起诉多家科技巨头“危害青少年心理健康”谷歌、Meta、字节跳动等成被告:Meta雇佣美国西雅图学区起诉多家科技巨头“危害青少年心理健康”,谷歌、Meta、字节跳动等成被告了几十家公关公司美国西雅图学区起诉多家科技巨头“危害青少年心理健康”,谷歌、Meta、字节跳动等成被告,联系媒体、记者甚至是当地政客美国西雅图学区起诉多家科技巨头“危害青少年心理健康”,谷歌、Meta、字节跳动等成被告,要在全美国范围内“围剿”并打败TikTok。Meta被曝策划“反TikTok”运动。

Meta被曝策划“反TikTok”运动1

一条网传路透社的消息称,字节跳动2021年全年总收入约580亿美元(3692亿人民币),同比增长70%,其中广告收入占比77%,达到近2800亿人民币,超过2020年全国广播电视行业1940.06亿人民币的广告总收入。

字节跳动随即在3月30日晚发出辟谣,表示经查证,网传“字节跳动2021年广告收入超全国电视台总和”系谣言,且表示路透社从未发布字节跳动广告收入超2800亿人民币新闻。

不过,根据《科创板日报》从接近字节跳动的人士处获悉,字节跳动国内广告收入下滑的同时,海外TikTok广告收入的年复合增长率达到300%。

风光无限的TikTok,也引得美国社交大哥Facebook大为不满。

美东时间3月30日,《华盛顿邮报》发布了一篇报道,指出Facebook的母公司Meta正在与科技咨询公司Targeted Victory合作,策划一场全美范围内的反TikTok活动。

《华盛顿邮报》拿到了Targeted Victory的内部邮件,从这些邮件来看,该公司通过媒体和游说活动打击TikTok,将其描述为对儿童乃至整个社会的威胁。

在一些邮件中,Targeted Victory非常有针对性地询问其合作伙伴:“在你那边有没有什么TikTok的不良热门趋势或者故事?”

“最好是能有类似于‘从跳舞到危害:TikTok是如何成为对孩子最有害的社交媒体的’的故事。”

在一封二月的邮件里,Targeted Victory的一位董事称需要将“信息传达出去,即虽然眼下Meta是众矢之的,但其实TikTok才是真正的威胁”。

对于硅谷来说,TikTok无疑已经成为一个有力的竞争对手。去年9月,TikTok宣布其全球月活用户数突破10亿。12月,网络服务公司Cloudflare公布了2021年全球流量报告,TikTok战胜谷歌,成为2021年全球访问量最高的网络平台。

TikTok的快速发展正在令社交媒体大哥Facebook忌惮。2021年,Facebook前员工弗朗西斯·豪根曝光了大量内部文件,其中有一份报告中Facebook的研究人员表示,青少年在TikTok上花费的时间是Ins的“2~3倍”,而且Facebook在年轻人中的受欢迎程度直线下降。

在流失用户的焦虑之外,Facebook近年还深陷泥潭,因为垄断、用户隐私泄露、不实信息猖獗、危害青少年心理健康等问题备受舆论压力。拿TikTok开刀,可能是有争夺用户和转移炮火的双重考量。

这些电子邮件,在此之前从未被报道过。针对邮件中揭露出的反TikTok运动,Targeted Victory拒绝做相关回应,只是表示它已与Meta合作好几年了,并且“为我们所作的工作感到自豪。”

Meta发言人安迪·斯通(Andy Stone)则辩称:“我们认为,包括TikTok在内的所有平台都应该面对与其成功相一致的审查。”

TikTok的一位发言人表示一些报道中出现的所谓TikTok流行趋势,实际上在平台上并没有被发现,并称TikTok对此“非常关注”。

Meta被曝策划“反TikTok”运动2

“Meta雇佣公关公司抹黑TikTok”这个话题,在外网爆了。

不到一天,热度超过2万,“卸载声明”更是排队出现在最开始的曝光推特下:

Facebook已卸载。

这次的反对来势如此浩大,也是因为报道中写明:Meta雇佣了几十家公关公司,联系媒体、记者甚至是当地政客,要在全美国范围内“围剿”并打败TikTok。

在被问到这场活动时时,Meta发言人Andy stone这样评价道:

我们相信所有的平台,包括TikTok,都应该面临与其日益成功相一致的审查。

对此,有人直接艾特Meta公司进行亲切问候。

具体怎么抹黑的?

报道来自《华盛顿邮报》,文章中称,Meta是与美国最大的公共咨询公司之一的Targeted Victory进行合作。

这是一家位于佛吉尼亚州的公司,声称可以在“48小时内内在美国任何地方部署现场团队”以解决“营销挑战”,已与Meta有至少6年的合作。

根据报道披露的内部邮件,他们这场行动的方针是:

Meta只是当前社会的出气筒,TikTok才是真正的威胁。

具体的则是通过各类渠道扩大对TikTok的负面报道,主要是两点:

首先,将TikTok上某些年轻用户记录自己不正当行为的视频当做一种“趋势”散播开来,以此证明:这一社交软件对青少年的心理健康产生了负面影响。

比如,去年在TikTok上一度流传开来的偷窃挑战(devious lick),无数青少年学生争做梁上君子,以偷走学校的纸巾、口罩、甚至是马桶为荣……

这一趋势当时在国内外都引发了舆论声讨,密歇根州、明尼苏达州、华盛顿等多个地区的媒体全部跟进报道。

TikTok高管也被迫向参议院就“应用程序是否一再被滥用,以鼓励有害和破坏性行为”的问题作证。

相似的事情还有不少,去年9月份,美国各地的社交媒体突然开始大肆报道一份“TikTok挑战预告清单”,其中就包括声称将在10月开始的掌掴老师(slap a teacher)挑战。

但在各地的学校、警察和监察机关如临大敌地过了一个月之后,没有任何类似的挑战发生。

TikTok平台自己也表示:大多数人似乎是从TikTok以外的.其他来源了解到了关于这些挑战预告的信息的。

现在,华盛顿邮报在报道中指明:

偷窃挑战最早从Facebook平台传播开来,Targeted Victory对于这些真正发生的负面行为进行散播和加强,同时也依托各地媒体和Facebook散布掌掴老师挑战这种毫无依据的谣言。

第二,点明TikTok的“出身”:即其总部公司并非在美国,引发人们对数据安全问题的担忧。

第三,报道中还提出,Targeted Victory会特别在一些关键的选区投放文章,建议让当地的一些政府官员加入监察组织,以调查TikTok对青少年的影响。

这些行为为TikTok平台带来了额外的政治压力。

传播途径同样是各地的媒体、广播和电视节目:

而这么一波信息大放出,甚至让最先报道的人声称:在报道途中遭受了很多攻击、辱骂甚至是恐吓。

Meta被曝策划“反TikTok”运动3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Meta已经聘请了最大的咨询公司之一,以发起一场全国性的反TikTok舆论运动。这家老牌社交媒体公司正面临年轻用户参与度下降的困境,因此其希望用新的方式来从最大的竞争对手那里赢回年轻用户。

这家咨询公司名为Targeted Victory,由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手下的一名数字总监在2012年美国总统竞选期间创立。《华盛顿邮报》获取的该公司内部电子邮件显示,其致力于将TikTok描述为一款对年轻用户和社会有害的应用程序。

据报道,Targeted Victory目前正在推进的宣传活动包括:1. 未经证实的关于TikTok平台上的流行现象的报道,而这些报道实际上源自Facebook;2. 在新闻媒体上刊登专栏文章和致编辑的信件,并推动议员们对TikTok采取行动。

其中一个被放大的TikTok流行现象是名为“邪恶之舔”(devious licks)的挑战。该挑战展示了孩子们破坏学校财产的行为,因此参议员理查德·布卢门撒尔(Richard Blumenthal)要求TikTok高管在参议院旗下的委员会作证,说明该应用程序如何被用来“推动、鼓励有害和破坏性行为”,尽管有调查发现这一趋势起源于Facebook。

此外,Targeted Victory还在当地媒体上传播TikTok存在“掌掴老师”挑战的说法,但Insider网站的一篇报道发现,有关这项挑战的传言最初是在Facebook上流传的,TikTok上并不存在。

《华盛顿邮报》在一封电子邮件中看到,有Targeted Victory的员工称,该公司需要“发出这样的信息:虽然Meta是当前的出气筒,但TikTok才是真正的威胁。”

Targeted Victory在给《福布斯》的声明中表示,自己“代表客户管理着两党合作团队”,与Meta已经合作了好几年,并称公司“为我们所做的工作感到自豪”。而Meta的一名发言人告诉《福布斯》:“我们认为,包括TikTok在内的所有平台,都应该面临与它们日益成功相一致的审查。”

TikTok的一名发言人则对此回应到,公司“非常担心,当地媒体对该平台上尚未发现的所谓趋势的报道可能会对现实世界造成伤害。”

市场研究机构Apptopia的数据显示,自2016年推出以来,TikTok在2021年成为了世界上下载量最多的应用程序,比Ins和Facebook的下载量还要多出超过1亿次。

在Meta前员工弗朗西丝·豪根(Frances Haugen)于去年泄露的一份内部报告中,该公司研究人员得出结论,自2019年以来,Facebook的美国青少年用户减少了13%,预计未来两年将减少45%。该报告还称,20至30岁成年人对该应用程序的使用率预计也将下降4%。

确实,拥有超10亿用户的TikTok正对Meta和扎克伯格造成越来越大的麻烦。在今年早些时候与华尔街分析师的一次电话会议上,扎克伯格试图对公司旗下应用程序增长停滞,以及Facebook日活用户的下降做出解释,而这是其18年来首次出现下降。

扎克伯格坚称,其应对TikTok的主要防御手段是Reels。作为一种TikTok的短视频克隆体,Reels于2020年8月在Ins和Facebook上推出。但目前来看,其似乎还难以撼动TikTok的市场地位。

苹果id购买.png

上一篇:8499元起,奥之心M43画幅相机OM-5发布:首款OMSYSTEM微单,提供两种镜头搭配
下一篇:google注册网址(google官方网站注册 )

发表评论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